赋能 3.从复杂到错综复杂

大家都知道蝴蝶效应,巴西的一只蝴蝶煽动翅膀,德克萨斯就能出现一场龙卷风,这个理论的提出者叫做洛伦茨,他是一个气象学家,用电脑模拟气候的变化,有一次他在一个类似的场景下,突然发现,用小数点后6位进行计算和用小数点后3位进行计算,得出的结果偏差巨大。

的非线性运行

这让洛伦茨很感兴趣,经过他的反复研究,发现在一个简单系统下的计算,参数差别不会影响结果,比如预测日食,潮汐,哈雷彗星,你微小的偏差也只会导致结果的微小改变。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是如果是错综复杂世界,比如天气这种东西,影响他的因素 太多了,那么很可能一个小参数的变化,就会让整个结果发生巨大的改变。

注意这里提到的是错综复杂,而不仅仅是复杂,复杂很可能是有规律的复杂,而错综复杂则是交织在一起,完全非线性的运动。

赋能 读书笔记

比如人体器官,生态系统,国家经济,这都可以用错综复杂形容,我们在做预测的时候,都会形成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结果。

如果放在投资上,债券投资就是线性的,每年利率5%,你投下100元,第二年就会收到105,第三年是105再乘以105%,尽管计算很麻烦,但他也是线性的关系。你投入的越多收入也会越多,投入多少也不会改变收益关系。

而股票市场就不是线性的,他存在着反身性,当大家都投入的少的时候,市场冷清,可能大家都赔钱。而当大家都投入很多的时候,反而情绪带动市场行情上扬,最后形成牛市。而牛市本身又会吸引更多的人投入其中。那么知道了这种非线性的不确定性,我们又该如何去应对他呢?

非线性不确定性,比如蝴蝶效应,这不光是细微差别导致的整个天气改变,还有很多的单一的因素发生改变,并且持续放大,导致非线性升级,蝴蝶煽动翅膀,有可能形成飓风,但也可能什么都不发生,所以结果根本无法预测。

这也是天气预报非常困难的地方,一切有联系,但又没有必然联系。任何变量的出现都有可能改变结果。

回到伊拉克战争,这就意味着,战争的环境并非是复杂,而是错综复杂,所以美军之前用的那种线性的预测方法,会和结果产生巨大的偏差,这也是他们一开始屡屡失败的原因。

深陷不确定性旋涡

战争的形式一直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南北战争时候的急行军,一个小时走10公里就算是闪电速度了,会为他争取巨大的战场主动,后来汽车,坦克,飞机甚至导弹彻底的改变了战争的速度,原来的急行军优势,现在已经荡然无存。

拿伊拉克新型战争来说,跟以往的军事战争都不同,他们只要出现任何错误,都会成为基地组织的有效宣传,能让社交媒体炸锅,也能在引发骚乱,而一段军事进攻的视频,很快就能增加叛乱者的征兵数量。甚至一些小人物,都会改变战争局势,比如一个小商贩的自焚,都会引发民众哗变,所以你会发现恐怖分子越杀越多,自己却越来越无助。空有一身力气,却无处施展。

2013年,黑客侵入了美联社的推特账号,然后发布造谣信息,说白宫发生2次爆炸,奥巴马受伤,推特反应很及时,几乎消息一出现,就被很快删除了,但是就是这短短的一段时间,消息就已经被广泛传播,导致道琼斯指数下跌143点。

还有一个例子,联合航空公司在托运行李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一个音乐家的吉他,而这个音乐家多次协调,但却徒劳无功,于是写了一首歌,联合航空搞坏了他的吉他,放到YouTube上传播,结果很快就破百万点击,联合航空股价跌了10%,损失1.8亿美元,是那把吉他60万倍。

这个世界已经从少对少的关系模式,变成了多对多的网状模式。

赋能 读书笔记

作为一个组织,你根本不知道,哪个人或哪个组织,在哪个时间,哪个地方对你突然发动攻击。

作者形容原来的世界是发条型的,这边上弦那边就会动,而现在则是意想不到的旋涡,如果我们还守着发条型宇宙的解决方法,那么必然会陷入困境。

错综复杂体系的不可控性

作者还举例,有的时候我们的想法过于简单,也会造成巨大的灾难。

比如原来澳大利亚的灰背甲壳虫成灾,造成甘蔗田大面积减产,后来动物学家发现在夏威夷,蔗蟾蜍是这种甲壳虫的天敌,于是他们把102只蔗蟾蜍引进到了昆士兰,但是他们最后发现,这些蟾蜍疯狂繁殖,一个夏天就能产卵4万个,而且生存率极高,最后出现几何级别的增长。他们吃掉了鱼,虾,螃蟹,甚至青蛙和鸟,唯独就不吃甲壳虫了,澳大利亚和夏威夷有生物圈上的差异,所以造成了结果巨大偏差。这种蟾蜍还有很强的毒性,造成其他动物的大量死亡。如今已经泛滥成灾,这是一场典型的人为灾难。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面对错综复杂的生态系统,其实我们根本无能为力,任何企图简单解决问题的方法,都可能造成更加复杂和难以应对的局面。

换句话说,我们可能会用更大的麻烦来解决眼前的麻烦。在经济行为上更是如此,美国有数据证明,预测错综复杂的经济环境更是愚蠢的,他们跟踪了2001-2006年所有的预测,发现12个月的预测错误率是47%,而24个月的错误预测率是93%,也就是说你站在当下看2年以后,几乎肯定是错误的。

不可预测的世界

泰勒系统无疑是成功的,他足以应对工业的复杂问题,把复杂流程简单化,但是在错综复杂的世界,他就难以胜任了,或者说在线性的有顺序的工作体系中,我们可以优化流程,但是一个病毒式的非线性的相互交织的组织中,你根本无法找出流程的相互关系,自然也就没办法去优化他。

就好比现在的创新,往往是在不经意间,通过一个生活的痛点迸发出来的想法,你很难把它标准化,先做哪个再做哪个,然后就可以工业创新了,这几乎不可能,流水线上永远不可能诞生创新力。

或者说创新都是在非常放松的条件下,瞎捉摸出来的。可遇而不可求。你越是想创新,也是不得法门。

有人问什么是复杂什么又是错综复杂,能不能有个明确的界限,作者说,关键是看你可不可预测。

比如我们预测明天是否下雨,其实还是有很大概率的,但是预测100天以后,会不会下雨,这就基本上不太可能了。

而股市投资刚好相反,预测10年以后的股市方向,我们可以肯定他是向上的,但是明天怎么走,我却根本不知道。所以不能预测的东西,完全没胜率的东西就是错综复杂的。

错综复杂的环境需要新的管理方法

现代战争的技术已经十分先进,他们甚至能够通过卫星,无人机,还有各种摄像头,在指挥中心就能看到战争的全貌,也能瞬间获取各种数据,得出准确地分析,但是唯一不能做的就是预测,原来两军对垒,有经验的指挥官基本能够根据情景预估出结果,但是现在没有两军对垒了,我们甚至找不到对手,此时你的预测就像是在追逐自己的尾巴,你追的越快,他就离你越远。

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活过10年。1955年的世界500强,现在只有13%还在榜单上。剩下的企业甚至有的直接破产了,变化之大不可思议。

那么这个事到底该怎么破,还得说回伊拉克巴格达,美军第一阶段的行动,主要是搜捕萨达姆的同党,萨达姆的集团的战斗属于传统战争,他们基本没怎么费劲,就是奇袭战术,然后一间房屋一间房屋的清理武装分子,就很快搞定了。

接着就开始了对基地组织作战,这就麻烦大了。这些人完全针对美军的作战特点,做出了反制。比如半夜离开他们的据点,然后分散到田野中间,身穿自杀式背心被抓到,就引爆炸弹,或者在据点周围的阴暗处藏有机枪。他们不再像正规军一样思考,而是各自为战,每个人都在发挥主动能动性,进行防御,他们还不断学习研究美军的行动特点,然后进一步改造自己的应对方式。这就让整个基地组织充满灵活性,且韧性十足。美军的行动,很可能没有效果,反而还弄巧成拙。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赋能 3.从复杂到错综复杂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