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性改革》5.大公司是如何触碰监管底线的

《结构性改革》读书笔记和读后感。昨天我们说到了,去杠杆的背景下,金融机构该怎么干。过去10年,我国产生了几十万个非银金融机构,涉及资金达到100万亿,这些钱在不同的机构之间,转来转去,每转一个地方,都要雁过拔毛,加点利息。最终流向实体经济后,资金利率都达到了15-20%,非银金融行业原来定义为商业银行的必要补充,化解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问题,但是后来大家发现,草率了!正是这些机构存在,造成了资金脱实向虚,有时候你单看某家机构,好像杠杆并不大,但是把所有的风险叠加在一起,却出现了很大的风险,所以监管对于杠杆套利,要给与严厉的打击。最近几年,让表外资产转回表内,就是在干这个事。挤掉互联网泡沫,也是在干这个事。

下面我们看资本市场,如果股市涨1000点,市值就能增加20万亿,相当于上市公司的分母一下就变大了很多,那么负债率自然也就降低了。所以这对于去杠杆来说至关重要。可以反过来说,过去我们的企业杠杆率太高,主要就是因为股市太低。如果我们的股市能涨一倍,那么杠杆率就会下降一半。所以作者一直强调,股市是良性去杠杆的手段,也是供给侧结构改革的重要立足点。资本市场本应该是经济晴雨表,是资源优化配置的渠道,但在我们国家,这两个功能全都失灵了。所以必须重新树立资本市场的信心。甚至可以说,股市关系着供给侧改革最后的成败。

至于房地产,就是去杠杆的重中之重了,欧美开发商负债率一般低于50%,我们国家扣除掉预收款之外,很多企业都高于85%,所以这个确实太高了。现在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比如拿地必须用自有资金,三条红线限制融资规模扩大,管理预售等等,把这些做到位,开发商的负债就能降下来。再有就是居民端负债,务必要杜绝首付贷,二套房也要高首付,三套房基本就不批贷了。这几个环节把控好,慢慢杠杆率就能下来。但老齐也多说一句,现在也存在着比较严重的执行不到位的情况,就比如收入证明这个东西,太多的银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虚假证明太多了。这其中就给了首付贷的空间。

作者理解的金融,其实本质上就3句话,1是为有钱人理财,为缺钱人融资,2是信用,杠杆和风险三个环节,3是一切金融的目的都是为实体经济服务。如果脱离了这3句话,金融就会出现乱象。比如美国次贷危机,就是乱加杠杆,透支信用,造成的巨大风险,最后钱没有成为实体经济的帮衬,反而成为了祸水。我们也有一位领导曾经定调,百业兴则金融兴,百业稳则金融稳,这就是金融行业的金科玉律。

目前我们对于国内的金融机构实行牌照管理,这其实就是白名单制度,作者说光有白名单不行,还得有负面清单,这样才能对他们加以约束,要给这些金融机构设置明显的边界,告诉他们什么东西是不能碰的,比如小贷公司,不能非法集资和吸收公众存款,也不准抽逃注册资金,利率也不能高过标准。对私募基金,也一样,不能乱搞集资,不能明股实债,不搞信托融资,不炒二手房,不炒外汇。不放高利贷。

金融创新是我们追求的,但是他产生的风险,我们也一定要有所防范,特别是多种工具和衍生品风险的叠加。比如次贷危机,单看银行,保险,投行,储贷业协会都是安全的,但是加在一块,结果就是谁都不对底层资产负责了,于是巨大风险就产生了。作者还重点提到了几种风险,1是高息揽存,通过这种方式,吸收社会资金。2是刚性兑付,在较高的利息上叠加虚拟的刚性信用,从而让投资者失去警惕。3就是资金池,通过资金池转动,遮掩坏账,最终形成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4是资金错配,收进来的都是半年的理财资金,贷出去的都是5-10年的长期项目,期限错配之下很容易形成最后的流动性危机,发生挤兑风险。

5是通道叠加,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租赁小贷,把资金在这些机构里面转一圈,然后再贷出去,比如用银行揽储,然后用信托出借,导致资金风险性质完全改变。每经过一个通道,利率都要加一成。

6是嵌套,偶尔嵌套,或者浅层次嵌套一下也是可以的,但如果三五个金融产品,嵌套在一起,那么就很容易导致底层资产模糊不清。还比如次贷危机,就是多个资产嵌套在一起发生的风险。

老齐原来也是搞金融的,这些机构的思路绝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胆子确实很大,比如他就2亿资金, 就敢东拼西凑去借钱,承诺高息,从民间金融那里拿到20亿,跟银行说,我这20亿劣后,你给我再配40亿,银行一听,你有20亿,我配40亿没啥问题,于是这机构手里就拿了60亿资金,而他自己的钱才2亿,这就相当于30倍杠杆了,然后有的,还会通过融资融券再加一道杠杆,可能就破了百亿了,通过这种方式他筹集巨额资金,在资本市场上兴风作浪。

作者也举例,比如宝能在资本市场举牌万科,我们叫做蛇吞大象,宝能的资金就来自于万能险,说白了就是用到了高息揽储加刚性兑付的手段,通过银行渠道发售,增加老百姓的信任。然后用资金池进行高比例错配。他就这么拿到了70亿的万能险,之后开始了嵌套,把70亿放到银行,让银行给他配资,从银行又获得了贷款200多亿,一下买了万科18%的股权。然后再去把这些股权抵押,通过融资融券等工具,把资金继续扩大到450多亿,继续拿回来买万科,最后占比超过了25%,所以宝能在这个案例中,把作者所说的手段都用上了。所以最后,官方出面,以违规为由,拒绝了这次恶意收购。不过这事也给我们提了个醒,资本市场现在还有严重的漏洞,市场化手段,并不能完全补上这些漏洞。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阿里小贷,2013年P2P已经出现,重庆则非常警觉,在作者治下不允许注册一家P2P企业,也不允许外地的P2P跑到重庆,2014年他还向银监会汇报,建议把这个事管起来。但后来作用不大,因为重庆人,在网上也投了很多外地的P2P。

就在这时候马云找到他,希望在重庆成立一家网上小贷公司,由于浙江的民间贷款坏账太多,所以全省正在清理整顿,他的网络贷款牌照批不下来,于是就来重庆找机会。但作者告诉他,只要不做P2P,真的为小微企业提供贷款就行,他也希望马云可以把钱用于自己的供应链,通过数据挖掘,辐射全国。后来阿里小贷就按照这个条件在重庆注册了,然后大家一看重庆可以搞,腾讯百度就一窝蜂的全来了,当时互联网小贷,不包括P2P的余额一共是1万多亿,重庆注册的就有5000亿。占了一半。后来到了2017年9月和10月,由于业务发展太快,资本金没跟上要求,花呗和借呗的资本金贷款杠杆比例达到了近百倍,被叫停运营,作者打听才知道,问题出在了ABS上,也就是资产支持证券,蚂蚁金服把30多亿的资本金,拆解融资形成了90亿的贷款,利用ABS工具,发行债券,然后循环放贷,几年里循环了40多次,所以造成了30亿资本金,放贷3000多亿的情况,形成了百倍杠杆。如果对高杠杆一刀切,那其实蚂蚁是被误伤的,因为并没有规定,ABS的循环次数。企业也没有违规。所以接下来的监管,要对这个网贷公司的ABS循环次数做出规定。因为网贷效率比较高,而且周期都比较短,所以循环非常快,要适当的给予考虑,另外就是注资,最后蚂蚁金服把资本金充实到了300亿,就把杠杆降下来了。大家皆大欢喜,网贷恢复运转,重庆也增加了几百亿的资本金,风险也消除了。

作者还提到了非法集资,隐匿于民间的非法集资非常猖獗,隐蔽性极高,传染性极强。突发性猛,而且你还抓不到,因为一开始没有受害人,大家都赚钱了,高兴的不得了。等出现受害人,有人报案的时候,往往为时已晚。这种事没办法事先监管,最好的办法就2个,一个是投资者教育,第二个就是鼓励举报。比如年轻人,发现你的父母买了不靠谱的理财,赶紧向公安机关报案。

这几年P2P让无数人损失惨重,很多家庭被搞的倾家荡产血本无归,明天我们再来讲讲互联网金融风险防范。

(版权所有:转自老齐的读书圈)。

结构性改革读书笔记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结构性改革》5.大公司是如何触碰监管底线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