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性改革》13.为什么这两年!我们的外部麻烦不断

《结构性改革》读书笔记和读后感。昨天说到了对外开放,一直以来我们都是加工贸易换汇,然后回来建设家乡的思路,获得了巨大的发展,但是后来麻烦来了,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越来越多的摩擦开始出现,我们也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劳动人口也过了红利拐点,每年减少300万劳动力,经济减速不可避免,这几年我们GDP 从11%降低到了6%,一般来说GDP每下降1%,就会产生,200万失业人口。另外,土地成本越来越高,生产要素成本也越来越高,所以对外出口的优势现在已经荡然无存,那么我们该怎么应对现在这个新的局面。作者提出,首先,中国开放,不再以出口导向为主,而是要出口和进口一起鼓励。原来我们的顺差达到了5000多亿美元,现在虽然进出口总量的基数继续扩大,但是顺差已经明显下降,我们必须要明确一个观念,出口大国不一定是经济强国,他可能是卖原材料,卖农副产品。但是进口大国一定是经济强国,进口国才意味着消费能力强,有强大的外汇支付能力,也有商品的定价权。货币影响力非常的大。中国现在正在朝着这方面发展,我们进口膨胀的过程当中,人民币跨境结算也大幅提升。现在已经一年7万亿美元了。10年前才只有几百亿。

第二,中国从引进外资为主,转变为鼓励中国企业出去投资,最近几年,中国平均每年引进外资1300亿美元,目前出去的量已经开始超过进来的量。特别是最近5年,出海投资的总额已经超过了过去33年的总和。

第三,过去我们只在沿海开放,未来会实现全面开放。现在这些发达城市,基本都得益于80年代的沿海开放城市计划,5大特区都在沿海,之后的几个新区也都在沿海,2010年以前,70多个保税区都跟中西部无关,之后才开始陆续开放。其中重庆就在2010年后批了7个保税区。然后就是自贸区也是全面获批。中西部比沿海地区批的还多。可见我们也已经看到了,南北经济和东西经济的不均衡。

第四,产业开放,从工商业为主,也将全方位开放,包括金融和服务,外资保险和外资银行,外资券商最近全面获批。我们正在补齐金融开放的短板。越来越多的外资投资者进入国内。

第五,从适应国际惯例,开始参与制定规则,之前我们加入WTO,现在我们正在推进改革WTO,还在倡导一带一路,这个规则完全由我们自己说了算。‘

接下来,我们的工作重点,依旧要刺激进口,削减顺差,鼓励老百姓多买进口货,不必到欧美日采购然后自己再背回来,数据显示每年这种旅游购物差不多是1500亿美元,如果这1500亿放到贸易里,削减顺差,我们受到的摩擦就会少很多。所以把关税降下来。其实就能解决问题。虽然我们这些年关税已经降低了很多,但依旧还不够。

面对这几年的中美摩擦问题,我们接下来要打好这么几张牌,第一要明确中美贸易摩擦是必然的,长期的,也是复杂的,中美问题不是谁一手导演的,我们也不能一味委曲求全,美国为了自己的地位,也必然对竞争对手毫不留情。当年对于日本,就签署了广场协议,让日本经济一蹶不振,无力再参与竞争。这段历史告诉我们,无论怎么友好,在利益面前,都是没用的。

原来美国愿意帮我们发展,因为我们太渺小,79年我们的GDP只占美国的4%,到了2019年我们已经达到了美国的66%,如果速度继续保持,不用很长,2030年,中国GDP就将超过美国。美国将让出全球第一的位置,那么美元到时候还能不能作为全球货币,美国还能否对全球商品有定价权,也就不一定了,到时候他那么多的债务,多达28万亿美元,可能就会一下出问题,所以这是对美国经济生死存亡的10年。所以他必然跟你对抗。延缓中国增长的速度,甚至在政策上孤立我们。

作者说,联邦政府债务余额如果超过美国GDP的150%,美债发行就会陷入困难,美元就会产生严重的信任危机,按照美国的制度,他的税收只占GDP的30%,其中州政府还要拿走12%,留给联邦政府的只有18%,如果联邦政府债务是150%,按照10年偿还本息,每年本金就是15%,再加上3%的利息就是18%,所以谁都会算清楚这笔账,到那时候,大家就都心里清楚,你已经不可能还清欠债了。所以想再借钱,就会十分困难。而现在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已经到了GDP的110%,所以已经十分临近这个拐点。而为了遏制疫情,美国今年债务额度还在继续扩大。2020年可能会出现一个让人惊讶的数字。但好在还不是常态。所以理解了美国这种生死存亡的窘境,我们就知道,他也是被逼无奈,一定会跟我们抢资源。无论是川总还是登哥,谁上台都是一样。所以我们才说,中美之间的冲突是必然的也是长期的,至少在未来的10年会不间断的出现。但老齐也始终认为,谈判的目的是为了合作,争取更大的利益,而不是把事情搞得一拍两散,否则压根就没有必要谈了。中美两国其实也压根分不开,美国有最大的金融资本,而中国有最大的市场,美国有高科技成果,中国则有规模化制造产业链,美国是农业生产国,中国是农业消费国,美国人爱消费,中国人爱储蓄等等。

另外,从过去20年来看,中美之间一遇到危机,基本能够团结一致,而一旦岁月安好,就开始摩擦。所以我们不要怕什么美股下跌,美国摊上大事之后,对于中国来说反而是个好机会。

在未来,中美之间可能会有持续的摩擦出现,作者给归纳了5种打法,1是关税战,相互加征关税,2是壁垒战,比如断供芯片,停止进口等等。3是汇率战,4是金融战,5是长臂管辖战。目前我们刚打到壁垒战,孟晚舟被抓是长臂管辖的开始,而汇率战和金融战,还没有见识过。但是当年日本和东南亚,以及我们的中国香港出现过这种危机。我们应该好好总结,看未来该如何应对索罗斯这种金融大鳄。

在作者看来,我们手上还有五张王牌,1是市场王牌,14亿人口,全球最大消费市场,我们已经从世界工厂变成了世界市场,贸易吞吐量惊人,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企业,都不敢放弃。就好比你觉得微信不好,不用微信了一样,人家只是失去了一个用户,而你失去的是整个关系网。就比如芯片,全球生产了一共5000亿美元的芯片,其中3000亿卖给了中国,我们占了全球市场的60%,其余2000亿美元,也是在中国深加工之后,再返销回各国市场。要想掐断中国芯片供给谈何容易,这么多企业7成都得破产。波士顿咨询就做过研究,他说中美如果就芯片脱钩,那么美国芯片行业将引发螺旋式衰退,而中国芯片73%能找到替代品 。况且欧日韩这些国家,为了巨大的利益,也未必会听美国号令。

第二张王牌更厉害,产业链是王牌中的王牌,2019年,全球贸易当中70%都是中间品贸易,也就是说一个产成品,他需要跨越无数国家,无数道工序。不再由单一企业和地区负责。在产成品上面,叠加了无数的服务贸易,40年前服务贸易和货物贸易的比例是1:19,而现在是3:7,可见服务贸易占比大幅提高。这也就意味着分工越来越细致。对于产业链的要求越来越高。比如一部苹果手机,涉及1000多个零部件,几百家供应商,涉及几十个国家。苹果公司虽然是产业链的核心,但是他并不控制产业链,也不是他来组织生产。这些工序都是由代工企业完成的。所以苹果手机只能在中国生产,美国人自己干不了。这些产业链都是在全球分工中自发产生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所以重塑成本极高,甚至不可能。

比如美国对中国加征5500亿美元进口商品的关税,其中1400亿是美国消费者自己承担的,也就是说压根没有替代品,所以我们会把提高的关税,转嫁给消费者。另外,里面还有3000亿美元的商品,是美国企业自己在中国的布局,而只有2000亿美元,是我们应该谈判的。我们即便不卖到美国,往别的国家,大部分也能卖的掉。所以其实美国加征关税这招,根本伤不到我们。反而容易炸到他自己。另外,中国也会反击,打的都是他的农产品,虽然规模没他那么大,但是农产品这东西替代品多,而且产业链短,对美国杀伤的更直接。不会像美国那样,动不动伤到自己人的情况。明天我们继续讲,贸易摩擦中的,中国王牌还有哪些?

(版权所有:转自老齐的读书圈)。

结构性改革读书笔记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结构性改革》13.为什么这两年!我们的外部麻烦不断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