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做第一个站起来鼓掌的人

《约翰聂夫的成功投资》昨天我们说到了预测市场,这东西可遇不可求,约翰说,当大众的观点和媒体的判断全都一边倒的时候,就要格外留神了。这就是所谓一致性预期,当所有人都看多,并做多,行情即将到头,当所有都看空做空,行情即将到底。相反,大家看多但不做多,说明行情还有一定的路程要走。

如何判断市场

约翰举了一个例子,你看音乐会的时候,敢不敢做第一个站起来鼓掌的人呢?绝大多数人是不敢的,总是别人鼓掌了自己跟着喝彩,做投资其实也是一样,温莎他们要做的,其实就是第一个站起来鼓掌的人,这通常都会让人感到十分尴尬。

那么逆向投资是不是就是与别人始终唱反调呢,约翰说并非这样。为了反对而反对,只能招致悲惨的下场,所以这需要必要的判断。就好比真的着火了,人家都往外跑,你非要往里跑,那么肯定会被烧死。所以逆向投资没有现成的方法和公式,一定要做有针对性的判断。想想大家高度一致的行为,是因为什么,如果没有实际基础,只是情绪宣泄,这时候才能够逆向投资。

衡量式参与策略

在温莎,他们的投资方法叫做衡量式参与,他们把股票分为四类,高知名度成长股,低知名度成长股,慢速成长股和周期成长股,他们这四类公司都会配置,但是比例未必一致,看哪类公司更具有价值,他们就会做到比例偏向,即使价值集中在慢速成长股中,他们也一样操作。不会因为是慢速成长,就不去关注,不去配置。

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有助于分散风险,提高投资组合的表现,但是他们又不想像传统基金那样,在行业中做标准配置,有些行业明显偏高,还要去为了比例而配置,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所以他们更愿意集中资金在价值凸显的地方,也并不用行业划分类别,只用成长性来划分。那么有什么区别呢?比如那些市场的知名蓝筹股,在其他的基金里,是标准配置,但在温莎,要么是高知名度的成长股,要么是慢速成长股,反正在重要等级中,处于最底层的位置。也就是说,人家最重视的东西,在约翰手下反而是最不重视的东西。而别人不敢买的东西,在约翰的组合中却占据了突出的位置,他相信这些公司就是那个未来会被别人看好的,篮球明星卡。

在美国市场上,每个人都知道可口可乐,吉列,通用电气,辉瑞制药,巴菲特和彼得林奇也告诉我们,这些好公司,长期持有是可以获利的。但约翰却始终让我们记住,漂亮50的历史教训是惨痛的,当年这些股票都跌了7-8成,当年卖方分析师甚至告诉投资者,说这些股票都是单向决策,也就是你只要找准买点,然后就不用卖了。股票会一直处于短缺状态。后来这些报告都成了业界的笑话。但令人不解的是,虽然教训一次比一次惨痛,但是市场的愚蠢程度从来没有收敛过。投资者也总在咎由自取。

约翰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99年的互联网泡沫,其实跟当年的科技股热是一模一样,大家追逐这些科技股的热情,又跟当年去抢漂亮50没什么分别。

低知名度成长公司挑选标准

这些追热点的狂热的投资者,其实反而成就了温莎,因为他们对于低知名度的成长股漠不关心,这就为他们留下了可以低息买入的机会,其实这些冷门股跟热门股比较,增长率和收益并不逊色,他们越来越喜欢投资于这种低知名度的成长股公司。不过约翰也说,这里面肯定不能都选,其中5个里面,就有一个存在基本面问题,所以显然冷门股中的雷也不少。很多公司确实是基本面严重下滑,甚至增长损失殆尽,逐渐沦为普通公司。所以他们在这些低知名度公司里面,也提出了几条标准

1、增长率在12-20%之间,且可以预测的。

2、市盈率是6-9倍,绝对不能超过10倍。

3属于某个可界定的成长性领域,而且有一定的优势地位,

4、所属行业比较容易理解和分析

5、历史报表收益增长率为2位数

6、净资产收益率出众,

7、资金雄厚,收益出色,

8、有新闻曝光量

9,股息在2-3.5%之间。

其实这些条件来看,是相当苛刻的,如果按照这些条件去找低知名度股票,其实应该并不多。如果不是暴跌和熊市,可能未必会有机会。

慢速成长股

至于慢速成长股,是一些传统行业,比如电力,银行,公用事业,汽车这些公司,他们很少再获得8%以上的增长速度。但是同样市盈率也是极低。这种公司业绩基本都是透明的,所以未来如果想赚钱只能通过市盈率扩张,也就是说,不是牛市,他可能都不会上涨。但反过来说,熊市里他们也会相对抗跌。有的时候光股息就能达到7%,要远比投债券划算,所以一般在熊市末尾,投资这些股票比较让人踏实放心。不管以后还跌不跌,已经有利可图了。

周期股

至于周期股,比如工业金属,能源,房地产,这些都是受到明显的经济周期影响的行业,他们不能够长期持有,否则你就总在做过山车。经济不好的时候,这些工业金属需求大幅下降,基础价格大跌,当库存去的差不多了,就又会开始涨价,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在经济萧条的时候买入,等到经济复苏的时候卖出。有的时候价格会跌的很低很低,比如2020年3月的原油,铜,这些价格都已经是几年新低了,但是其实并不用太过于担心,因为他肯定能涨回来。这种需求肯定是长期存在的。不可能一夜之间就不需要原油,也不需要铜了。

周期股跟别的股票不一样,他是越涨市盈率越低,越跌市盈率越高,因为利润涨幅往往要比估值涨幅更快,比如之前利润1毛钱,估值10倍,股价1块钱,后来股市涨了,价格变成2块了,但是利润变成5毛钱了,你发现估值反而下降到了4倍。当年恒大就这样,许家印当首富那会,恒大市盈率只有4倍,总裁夏海钧还吹牛逼呢,说我们估值低估了。后来你看,股价从30多跌到10块了,市盈率反而涨到了10倍。

其实你要是熟悉投资,了解业务的话,周期股应该是最好做的一类品种,因为四季分明,确定性非常高。测算也特别简单。甚至有的研究机构,都可以提前算出来未来的周期波动,能具体到月份上。这就会为投资带来非常大的确定性。温莎基金也是如此,他们周期股的比重非常大,在30%左右。如果他们看好周期,最多可以拿出四分之一的资产放在石油股上面,而如果不看好,可能连1%都不会持有。

投资逻辑

在专业机构中,投资的逻辑到底是从上到下还是从下到上,经常会发生争论,从上到下就是先宏观,再行业,最后才是公司,而从下到上则是直接去找好公司,忽略宏观影响,通过超级无敌生意,极高的投资护城河,从而穿越周期。而约翰的做法,其实也属于是从上到下的投资,他总在问自己一个问题,哪个版块应该受到关注了。比如1973年的时候,当时经济复苏,商品需求开始转暖,于是他就想到了运输行业,阿姆斯特这种铁路运输公司,就被他关注,当时这家公司其实已经很惨淡了,但约翰经过调研后发现,去年这家公司投入了很多的施工业务,而这些新业务会为他产生足够多的收入。再加上行业周期性的复苏,所以会让他们马上得到更多人的关注,他们就持续买入,75年他们在这只股票上赚了50%,然后他们后面又买了一回,赚了120%。所以他认为,宏观和微观都是不可分割的,就像扬帆远航,你必须顺势而为一样。很多人也更习惯这种方式,关注宏观,能够保证我们的方向永远不会错,这时候你就像站在了一个电梯上奔跑,即使我们选的股票不那么完美,也至少不会出大问题。相反,如果宏观都看错了,那么就会南辕北辙,比如2012年以后,你再去搞煤炭,基本上怎么做都会赔钱。

温莎他们观察行业的时候也有一套标准

1、这个行业的产品价格在走高还是在降低,如果降低那就是价格战,这个就不好了

2、成本如何?

3、龙头是谁?如果你说不出龙头,说明你缺乏足够的了解

4、有哪些竞争者只配市场,也就是市场份额怎么分配的

5、行业产能是否已经满足需求,就是琢么一下,到底是供大于求还是供不应求。

6、是否有新工厂正在建造,是否有新的竞争者加入。

7、那些问题会对盈利造成影响。就是这个行业存在的风险都有哪些。

而对于经济来说,他们最常关注的三个信号就是资本开支,库存和消费者信贷,那么约翰他们到底又是怎么根据这些东西,做买入卖出决策的呢?咱们明天接着讲。

约翰聂夫的成功投资读书笔记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8.做第一个站起来鼓掌的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