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投资中的随机性灾难

随机漫步的傻瓜,昨天我们说到了随机性的机会,对于艺术非常有利,一些音符和词句随机组合,有可能就能产生一定的美感,但在投资市场上,随机性就有点悲剧了。因为你很难用理性的东西去解释,但是偏偏有些人就是要故弄玄虚的装大师,所以为了掩盖无知,就只能是胡乱解释,生拉硬拽一些联系上来。

警惕随机

作者说了一个人叫做卡洛斯,是作新兴市场债券的,这些新兴市场债券收益很高,但同样风险很大,有时候经常就崩溃了。卡洛斯是很典型的交易员,对于数字很敏感,也很努力,你问他什么,他总是能很快的说出最新的经济数字,而且这段时间新兴市场债券风生水起,他也是混的如鱼得水,很快就坐到了首席交易员的位置上,而他的绝招就是肯于在市场出现恐慌的时候,坚决放手加码,这一招屡试不爽。让他觉得自己已经所向无敌。而这段时间的市场,虽然略有挫折,但整体向上,这更加增强了卡洛斯的信心。换句话说,卡洛斯就好像任志强一样,是一个死多头,但好在那段时间新兴市场债券一路上扬。但是1998年夏天,这一切戛然而止,亚洲金融危机爆发,而那些新兴市场债券,大多都是亚洲地区的国家,他不断的加码,也就不断地扩大损失。历年来,他为公司赚到的收益总和,大概是8000万美元,但是这一年的一个夏天,他就陪掉了3亿美元。

具体来说,这一年发生了俄罗斯债务危机,索罗斯都损失惨重,而当市场下跌的时候,卡洛斯却不断地补仓滩地成本,他坚持认为这是一些避险资金平仓导致的,与俄罗斯的基本面无关,只要价格能够涨回到避险资金卖出之前,他就能获利1亿美元。所以他不断地补仓,持仓成本降到了52美元,他坚信这些债券不会掉到48美元以下。但是一个月后,价格就掉到了43美元,他的账户不但赔掉了利润,也开始亏损本金了。此时他还继续跟公司强调,俄罗斯垮不了。为了表示信心,他还把自己的500万美元压了进去。又过了一个月,价格只有30几美元了。后来又跌到20几美元,这时候他已经血亏了,但他依旧按兵不动。不过心里其实已经开始慌得一逼了。不过他依旧死鸭子嘴硬,说我们之前很多次,都经历过这样的至暗时刻,但最后全都涨回来了,我们也取得了很好的业绩。未来我们会赢的。

又过了半个月,俄罗斯债券价格跌到了10美元以下,卡洛斯被炒了鱿鱼,还连累了相信他的上司。此时消息爆出,俄罗斯政府已经发不出薪水,连军队也领不到钱了,此时市场已经开始绝对恐慌,认为俄罗斯的债券根本就是空头支票。只有傻子才会投资这个国家的债券。卡洛斯就这么被扫地出门,即使后面证明他是对的,但也已经于事无补。

之所以说卡洛斯的例子,就是告诉我们,在投资中,随机性给我们的带来的东西,并非是美好的,如果说艺术中的随机性是好东西,那么在投资中随机性就是灾难。即便短期让你得到了好处,那么未来也将变成灾难。

投资模型

之前我们谈到的塔利波和约翰的对比,约翰也是一个高收益债的交易员,他也凭借这个东西赚到了很多的钱,并且自己的职位升迁很快,远比塔利波更吃香,约翰有个助手精通数学,叫做亨利,为他的投资管理风险,那几年约翰团队确实赚到了很多钱,于是开始有人模仿他们,跟着他们后面去投资,反而又造成了资产价格上扬,业绩很好,管理的资金规模也就越来越大。当然他个人的收入也就越来越高。他赚到了1600万美元,拿出1400万美元投入到他自己的基金当中,又管银行借了3600万,凑成5000万。相当于加了2倍多的杠杆。

同样是1998年夏天,高收益债价值大跌,约翰不但丢了工作,他的高杠杆投资也被清盘,他对于亨利给他设计的风险模型很恼火,但亨利的解释是,本应该理性回归,但是就偏偏没有回归,反而极小概率的事情发生了。举个例子,好比说你每见到一个身高在1米4到2米1之间的人,就让你赚本金的1%,而你见一个2米1以上或者1米4以下的人,就赔本金的10%,这个游戏你玩不玩呢?当然玩了,因为99%的人都是1米4到2米1之间的身高,所以你一直赢,为了多赚钱,你把自己赚到的钱,又都投了进去,同时觉得胜算很大,还向银行借了2倍的钱,也都扔了进去,在你看来这就是一个稳赚不赔的游戏,即便偶尔见到一个2米1以上的,赔一点钱也无所谓,只要继续玩,很快就能再赚回来。但是突然有一天, 3-4个2米1的人站在你面前,你一下就爆仓了。之前赚的钱全都血本无归,欠银行的钱也无法归还。

这就是约翰失败的原因,他的模型其实并不差,胜率也不低,只是他的杠杆放的太大了,而且还遇到了一个极小概率,亨利叫做10西格玛事件,西格玛这个东西是百万次操作的失误概率,6西格玛基本上就堪称完美,7西格玛就已经是100万次操作,都不会有一次失误了,10西格玛大概就是10万亿亿年才会出现一次错误的事件。所以单从数学上来看,亨利的模型是绝对完美的,但完美的模型,却将约翰彻底摧毁了。更悲催的是,约翰所在的投资银行,一次损失掉了6亿美元。卡洛斯也好,约翰也罢,其实他们只是不懂随机性的傻瓜。

他们太相信经济学和统计学,但从没想过,以前根据经济变量操作可以成功,这可能只是个巧合或者误会,更糟糕的是这反而掩盖了他们的随机成分,也就是说,每次A出现之后都会迎来B,那么B就是A的必然结果吗?统计上会给你一组数据,但是有些变量可能突然改变,然后这个复杂模型就变了。比如你吃糖之后,没多久血糖就回到正常值了。从你出生开始,一直到70岁,都是这个结果,那么这个概率会是100%吗?你71岁得了糖尿病,在吃糖肯定就会要了你的命。所以这个概率肯定会发生变化。对于我们的身体来说,前70年,其实也是随机的,只是因为我们没有患上糖尿病,侥幸而已。

另外,有的时候,模型确实没有错,但是时间不确定,也是灾难,比如大空头里演的2007年,如果你提前做空美国的房产,那么可能等不到暴跌这一天,你就被赶出了市场。

投资偏执

能够用一种方法赚到钱的人,通常都会有点信仰,而这些信仰其实就是一种偏执,会让他们比一般人更能够坚持,也就是说别人都跑了,他还在坚持自己的执着。因为坚持让他每次都赚到了钱,所以他坚信这次也不例外,但也许总会有一次例外发生。将他们的头寸打翻在地。

卡洛斯和约翰,都受益于市场循环,他们能够赚到钱,一方面是大势所趋,另一方面是他们的风格刚好契合当时的市场特质,比如说刚好是大牛市,那当然就是那些死了都不卖,还不断买入的人最赚钱了。刚好我们房地产涨了15年,当然任志强这个死多头就封神了。但其实这些都只是巧合而已。市场的气质只要一变化,死的最惨的也是这些人。还记得人民的名义里面的蔡成功吗?套用厂子里的资金去炒矿,发了财之后,继续加大投入,还借高利贷过桥,结果银行一紧缩,资源价格一跌,立马就被人追杀。

退化论

作者甚至质疑达尔文的进化论,他说太多的人相信,只要放开竞争,大家就会向着完美的方向繁衍,最终达到适者生存,留下的都是优秀的人才。趋势似乎是没错的,但是如果把随机性加入其中,这中间也会发生很多的退化转向。比如有些生物学家就已经发现了负向突变,也就是我们演化出的特征,比现在的已经存在的还差,俗称叫做退化了。

过度依赖

动物能够生存,往往是过度依赖一种自然环境,而只要环境一变化,这类过度依赖的动物反而容易灭绝,相反在一个时期混的不怎么好,不过分依赖一种环境的,则往往能够跨越漫长的自然周期。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高度依赖某种环境的人,契合度肯定最高,但一遇到变革,他们往往率先倒掉。比如我们之前在反脆弱的书里举的例子,看起来华尔街精英赚钱很多,但他们其实都是脆弱的,相反出租车司机,反而到并不太受周期影响。每天波动的收入,是反脆弱的,而固定不变的收入反而到时脆弱的。那么在投资上,有哪些例子呢?我们明天再举例分析。

随机漫步的傻瓜读书笔记

赞(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4.投资中的随机性灾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