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常识未必都是对的

随机漫步的傻瓜,昨天我们说到了一个游戏,比如有一位大富豪跟你玩游戏,可以装6发子弹的左轮手枪里只装1发,然后充分旋转后,让你对着自己的头开枪,空弹他就给你1000万美元,要是打死自己,那你就自认倒霉,这样的游戏你会玩么。

左轮手枪

从统计上来说,每次开枪你的概率都是相同的,5/6的机会发财,但只要输一次,你就连命都输掉了。也许你玩了2枪,幸好都是空弹,于是你赚了很多钱,有记者开始采访你,说你是最年轻的亿万富翁。还让你分享成功经验,但明白人都知道,你即使一年玩一次,每次玩也都重新转动一下轮盘,被自己打死也是迟早的事。当然如果把这个样本放大到足够大,比如几万人每年都玩一次,那么一定会有个别的人,可以连续几十年都赢得奖金,而不被打死。他们也会被记者持续报道,但那些被自己打死的人,肯定也就不会出声了。所以最后你听到的,都是这个游戏的技巧,以及如何可以创造财富。但其实下面已经白骨皑皑。

随机性

昨天我们也说,牙医是富有的,牙医要靠手艺赚到1000万美元,固然很困难,但是这1000万和左轮手枪那1000万,虽然都是这么多钱,但其实内在价值并不同,显然左轮手枪游戏赚来的钱,随机性要高出很多。而随机性越高,内在价值也就越低。

有人说,你这个是极端案例,但其实现实中要比左轮手枪的游戏邪恶多了,死亡的威胁远远不止是6分之一,各种各样的黑天鹅都会飞出来,另外,左轮手枪这个游戏玩法非常明确,每个人都知道要承担多大风险,获得多大收益,但一般人在做事情的时候,却完全看不到风险和收益。很多人其实都在做一个风险很大,收益很小的事情。比如创业和做交易,都是属于这一类,所以显然现实中的事情,要困难的多,想赚到钱更加不易。绝大多数时候,你即便是交了狗屎运,也赚不了多少钱,比如买彩票,也就最多中500万。很多人疯了心了,用翻倍守号的方法去博蓝球,也就是第一次买2块,然后不中,下次翻倍,相当于2的多少次方,2的10次方就是1024,20次方就是104万,也就是说,守号守20次就已经达到极限了,但其实每一把开出一个号的概率都是一样的36分之一,并不会因为好久不出一个数,而改变这个概率,你只有样本足够大,比如在玩几万把的时候,每个号才会出现的概率才会趋于平均,只玩20-30把这种根本不可能说明什么问题,几十把不出一个号也是常事。这种守号的打法,根本就是一厢情愿而已。很多人都会因此被搞破产。

所以这就是作者的核心思想,随机性,你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随机性的成分,把必然赚到的钱,和随机赚到的钱分清楚,这是完全两个概念。随机性赚到的钱,要乘以他的概率,才是他真正的价值。比如两个人吃饭,最后掷硬币来决定谁来付账,你可能会输,但其实这种方式跟AA制没什么两样。付账的概率都是50%。投资也一样,你如果在一个失败率极高的事情上,赚到了钱,但其实你依旧很贫穷,因为除非你从此收手再也不干,否则早晚都会赔回去。最后的收入,就是随机性的概率乘以收入。所以即便你中了 500万,其实这钱也不是你的,因为你肯定会不断地再去买彩票,或者赌博,然后再把这个钱输回去。买房子也一样,你即使运气好,买房子赚了大钱,但你会认为,这就是自己的能力,有人还给自己封神,然后还带着人到处炒房子,结果这些人都被坑死了。最后某专家也只能跑路。

下棋

华尔街是一个学历密集型的地方,博士一抓一大把。来自各个学科,各个国家的顶级科学家,都在为华尔街服务,这些人通常都有一个爱好,就是下棋,他们要通过下棋,展示自己的战略性思路,一般下棋好的人,都能看到未来好几步的布局。也通常格局会大一些。但这也不一定。

作者说,他们为了验证人品,也经常要跟一些面试的人下棋,看他们是否真的有这种能力,以及是否诚实,结果科学家们的胜率要明显高于MBA,也就是说学自然科学的对于这种数学逻辑能力更胜一筹。这些人也对于概率很敏感,作者很喜欢和这些科学家们交谈。而相反,有些升职很快的人,反而要差多了,作者的一个领导A,就是工作表现的非常好,但只不过时乱枪打鸟,赶上了行情而已,作者提醒他随机性的问题,但是这哥们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职场

他还有一位领导B,则非常喜欢冒险,但却又总在做极端的打算,甚至这位领导让作者去研究一下,某一天飞机撞进办公室,他们该如何应对的解决方案,作者跟他说的随机性问题,这个领导全都听得懂,也很鼓励他这么做,让他随时留意,这些投资组合出现极端情况被炸毁的风险。不过遗憾的是,这个领导B并没有领导A混的好。这就提出一个新问题,恐怕并非是职场的巧合,有些注重风险,研究随机性的人,并不太招人喜欢。反而挥霍无度,大开大合,非常激进的人,更容易凭借一时的成功爬到高位。而概率怀疑者,则经常要过苦日子,就像作者这样,看谁都像是傻瓜。所以很难获得别人的青睐,在职场中也不太容易干出成绩。还很得罪人。

预测预言

塔勒布还提到了非理性繁荣的作者,罗伯特席勒,他也比较悲剧,席勒其实很精于计算概率和随机性,是个难得一见的奇才,但是却并不讨人喜欢,甚至有记者就怼席勒,说投资者要听了你的话,可真是损失惨重,你说过股票价格过高以来,股市已经涨了一倍还多。这就让席勒很尴尬,但其实席勒是个学者,并非预言家,大家只关注了他的结论,却忽略了背后的随机性概率。其实就好比,左轮手枪那个例子,席勒提醒大家风险的时候,里面装了5发子弹,让你对着自己开枪,结果有人连续玩了两把, 赚了几千万美元,然后就反过来嘲笑席勒。其他人也在指责席勒教授,说听了他的话,让我们少赚了太多的钱,于是这些人纷纷去抢手枪,对着自己就是一枪。结果可想而知,大多都倒在了血泊中。

作者说,把预测和预言混为一谈的人,是对于随机性的无知,预测是有随机性的,而预言才是确定性的。这其实就是,预测可以错,但是策略不能错是一个道理。

常识

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很多常识,但作者认为,这些常识你也一定要小心,常识未必是对的,之所以能够形成常识,主要是容易理解,容易表达,让大家传播起来毫不费力。比如我们熟悉的常识,家里有矿一定很富,国家不会让房价跌,富二代都是纨绔子弟,股市就要追涨杀跌等等,但这些东西只是某一时段的大众认知,他是有保质期的,过一段时间,就完全不一样了。比如我们小时候,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去当科学家,但是随着逐渐长大,大家更想当的其实是拆迁户。

说话艺术

现实中,有些人并非是水平很高,能够预测未来,而是他们很有说话的艺术,总是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比如股票分析师总告诉你,行情开始进入波动,所以我们要保持节奏,低买高卖,波段操作,这话你仔细分析,他绝不可能出错。无论未来行情出现什么变化,他都会站出来说,我是对的。还有一些炒楼的媒体,告诉你房地产进入了白银时代,这话也很艺术,以后楼市发生什么变化,他也总是对的。这些人在职场中反而混的更好,因为他们总是能把自己放在最有利的位置上,至于是不是给公司赚钱,那就一切随缘了。我们如何辨别这种人呢,作者说就是让他们同时兼任风险经理和投资经理,也就是你别总是提示风险,你自己还得提出策略。现实中也一样,告诉你明确策略的才是高人,不讲策略只讲风险,说两面话的,都是神棍。

作者从当上交易员那一刻起,就十分喜欢数学,他还给自己的理论命名叫做蒙特卡罗数学。这套理论与随机性息息相关,明天我们再来详细的介绍。

随机漫步的傻瓜读书笔记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2.常识未必都是对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