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中国》6.四种社会权力

各个城市都有开发区。什么叫开发区,把一群人从城里边移到这个地方来,完成一个共同的目标,这就是机械的团结。这种团结之下就会带来一个框架结构,每个人找到自己的位置,寻找自己的权利,然后根据法律来调节社会上人的行为。所以我们现在逐渐地进入到了工业化、现代化的社会,就是这样。

那中国人为什么讲究无为而治呢?费孝通先生有一个非常精彩的总结,他说这个社会上有四种力量,这四种力量在不同的时候会起到作用。

第一种力量是什么呢?是自上而下,为了解决冲突所具备的力量,这种自上而下的力量,就很像国家的诞生。我们讲过一本书叫《人性中的善良天使》,那里边就讲,人互相杀戮了那么多年,当国家出现了以后,国家说不许再杀了,谁随便杀人,谁就会被杀。所以当具有强大力量的国家出现了以后,人们的安全感得到了大幅地提升。这个自上而下为了解决冲突而产生的权力叫作横暴权力。横暴权力是冲突的一种暂停。国家管着你,不管你心里服不服。因为你服不服不重要,重要的是法律。这种叫横暴的权力,它是能够维护社会的稳定性的,很有力量。

还有一种力量是从合作着眼,而不是从冲突着眼。因为人和人之间要么冲突,要么合作。如果有冲突的时候,我们需要横暴的力量来让它平息,但是更多的时候。人和人之间是合作的关系:一块儿种地,一块儿修水利,一块儿卖粮食,一块儿驱赶野兽……这是合作。从合作的角度来着眼的时候,这个力量是自下而上的,是慢慢形成的,这个叫作同意权力。

同意权力就是我有话语权,我可以参与,我能够发表意见,我能够做出贡献 我愿意做志愿者。这个力量是自下而上的,合作的。在中国古代有一句话:“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帝力何有于我哉?”你看,这话讲得特别有道理。中国过去的一个老农民,他根本不需要知道现在谁做皇帝。我每天出门就种地,晚上回家我就睡觉,我要喝水就凿个井。我完全可以把自己封闭在这个小村子里边,哪儿都不用去。你看康德,康德一辈子没走出过他那个镇子,这就是可以是一个小小的合作体系,你就能够生存得下去。

所以在中国的乡土社会当中,最主要起到作用的力量,其实是同意的力量。但是其中又掺杂着很多横暴的力量,因为如果没有横暴力量的话,就会产生动荡。比如说有土匪,比如说这两边争水渠,然后打起来了等等,这种事也是经常发生的。横暴的权力和同意的权力是互相参差的,是不断地交织在一起的。

在这其中还有着一股力量,就是“长老统治”。中国人更相信的是当地的长老,这个长老通过自己不断地教化,产生了一种力量,这个叫作教化的权力。这是第三种力量。

第四种力量是近期出现、非常明显的,就叫作社会变迁的力量。什么叫社会变迁的力量呢?费孝通先生把它叫作时势权力。你看阿Q,阿Q手里基本上没什么权力。但是当阿Q突然找到了革命这件事的时候,他说“同去,同去!”他要去革命的那一刻,阿Q在别人眼中看起来也是那么吓人,因为他具备了一股时势权力。

《白鹿原》当中具备时势权力的人就是黑娃,这个黑娃原来是个长工的孩子。如果社会这么一直发展下去,平平稳稳的,那你想要跟白嘉轩叫板,基本上没有可能。但是革命的风潮席卷起来了,这个时候这些人获得了时势的权力,这也是一种社会变革其中的力量。所以当社会发展缓慢、变化少的时候,长老的力量会更加有作用;当社会变得更加快的时候,需要发展的时候,横暴的权力、时势的权力,将会更加地凸显,这是我们整个社会当中的四种力量。

中国人讲究无为而治,什么叫无为而治?就是少用点横暴权力。我们不需要整天下那么多指令。我们一个街道,一个片区,大家和和睦睦地一起做,有负责维持当地秩序的这些长老们,就可以良性地运转了。这就是老子当年讲无为而治的一个背景,就是因为是农业社会,变化很少,所以不需要那些时势的权力或者是横暴的权利。

在今天我们看来 每一次技术的重大变革都会带来一大拨的时势权力。你跟上了风口,你会变得不一样。当机器发明的时候,当内燃机发明的时候,当汽车发明的时候,当电报发明的时候,当互联网、手机、短视频,一个一个的社会的变革出现的时候,你能不能够抓得住,就代表着你是不是可以在短期之内获得时势权力,这才能够改变你的阶级位置。你在社会上所处的不同地位会得到变化,甚至是跃迁。

乡土中国读书笔记

赞(2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乡土中国》6.四种社会权力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