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职场幸福

《活出心花怒放的人生》读书笔记和读后感,第三部分:职场幸福。

活出心花怒放的人生读书笔记

樊登:那这里边接下来我看就是各个生活层面的应用,首先是职场。现在大家在职场当中,普遍有一种焦虑感。一方面很多工作在消失,人工智能在不断地替代人类。另外一方面经济的压力挑战也很大。很多人把工作当作一种生活的必要之恶,就我为了养家糊口,我没办法,我忍着,这八个小时我就这样了。那怎么能够在职场当中找到那种幸福的心花怒放的感觉?

彭凯平:我觉得就是一定要意识到工作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说工作其实除了养家糊口之外,除了赚钱之外,其实还有一个让自己活得开心、活得积极,让自己看到前途和目标。所以我经常讲就是说一个特别重要的职场训练,就是要知道自己工作除了收入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意义,这个很重要的。就是这个工作让我有好的团队关系,这很重要。工资不高,但是我的团队成员对我很好,或者说这个工作让我有一种社会的尊重。我在这个企业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这个企业是国家的重点企业,它能够为国争光,它能够为民造福,这样的意义感也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以前我们中国的工人阶级虽然工作很苦,但他觉得我的公司是国企,是国家的重要的支柱。

樊登:您说这个,我有个案例特别好。我有个师弟大学毕业以后,进了一个上海的大国企,然后派到国外去,在什么印度、孟加拉国就卖那些中国的电器设备,每年卖几十个亿美金。然后回来以后我们就问他,有多少提成?

彭凯平: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樊登:他说了一句话,给我眼泪都快说出来了。他说:“总得有人为国家做点事情吧。”我当时觉得肃然起敬。

彭凯平:对,这就是意义感,他找到了。就是说,我们还真的要相信意义对人的重要性。我们以前老把它看扁了,看低了,是因为你没感受到这个意义,所以人要活出工作的意义出来。所以知道它的价值,知道它的意义,知道它对我自己的帮助、对国家的帮助,其实是很重要的工作的幸福。这是第一条,就是一定要找到工作的意义,这是很重要。

第二个要找到成长的路径。就是我们人其实要想一想,你将来会退休,你将来会变老,这个工作它有没有前途,它有没有对我自己终身的价值,其实还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找一些能够长期做下去的事情。现在有些行业赚快钱,坑蒙拐骗,可能一下子让你赚很多钱,但是一旦这个公司垮了,你就没有前途了。你那个阅历,你的简历都不好意思拿出去,我跟这个公司工作过,那你就没有必要。所以说人一定还是要放长远。

樊登:这个会不会也跟心理学里边讲的延迟满足感是有关系的。

彭凯平:对,叫自控能力。第三个就是我刚才说的这种自控,自我的心态调整也很重要的。有的时候其实磨炼自己,对自己的幸福感也是特别重要。我们以前老以为就是那种忍的人活得很苦,现在发现忍的人其实未来活得更幸福。为什么呢?他的社会地位更高,他的工作收入更好,这个对他将来的影响也很大的,所以要有一种自我控制能力。延迟满足,就是一种自我控制。

樊登:就是其实如果你能够把职场当中所受的这些磨炼视作是一种练习,感觉就不一样。此时正是修炼时,马上不一样。

彭凯平:对,是不太一样。希腊哲学家爱比克泰德(有)一句名言,就是很多时候不是这个事情本身,是我们怎么想这个事情对我们造成巨大的影响。

樊登:所以你也很喜欢斯多葛学派。

彭凯平:对,我觉得这个是在某程度上,也是我们积极心理学的一个很重要的理论源泉。

樊登:就是控制你能够控制的这部分,然后找到它的意义去理解它。《活出生命的意义》那本书里边,他就是在集中营,你想那是要死的地,就每天觉得都不行了那种感觉。他突然有一天想什么呢?他说,这是非常好的素材,将来我在国际心理学论坛上,我演讲,我讲这段,他们其他人都不行。我觉得这个真好,他一下子发现了这么苦难的一件事背后所富含的那个意义。

彭凯平:你看他就把一个痛苦的体验,变成了一个积极的感受。

樊登:我们不是要告诉他你要换工作,你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工作。如果你不会游泳的话,怎么换游泳池都没有用,核心其实是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彭凯平:积极心理学,特别是科学,它是讲大道理。我们以前老以为大道理没用,以为那些方法有用。其实很多方法它是因人而异,因地而异,因时而异。就是不同的人、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其实它的效果是不一样的。真正有用的一定是大道,所以积极心理学,甚至心理学本身,它是讲道理。所以读积极心理学,它是给你讲大道理,有意义的,有价值的。

樊登:这里边有个概念,我觉得特别有意思,叫虚假疲惫,说你可能是虚假疲惫。什么叫虚假疲惫?

彭凯平:虚假疲惫就是,实际上是不开心、不愉悦。它不是真正的疲劳,它是一种心理上的一种疲劳。

樊登:是你自己丧,根本不是你干的活累。

彭凯平:比如说我们有的时候叫闲得无聊。说明什么意思,就是一点都不忙,一点都没事干,但是很无聊,那时候觉得很累。你看,你无聊的时候,你是又想睡觉又没劲,什么都干不了。为什么?其实这是一种虚假疲劳,是由于自己的心理状态造成了一种身心的一种反应。

樊登:你看我们家里人很关心我,就经常说你太累了,你看你多累。

彭凯平:时间排那么紧,对。

樊登:然后我就问他们,我说,你说我累还是送快递那小哥累,是我累还是挖矿的那个大哥累。那他肯定比我累多了,他那个体力活干得,干成那个样子。那我所做的事你要简单点讲,就是坐在沙发上或者站起来转转,或者跟这个人聊聊天,跟那个人聊聊天。有什么可累的呀,住在空调房子里边。就是人没必要自己给自己增加很多疲劳感。

彭凯平:还有一个我们的错误认识的,是把时间长度作为累的标准。就是你一天工作18个小时,你肯定很累。但是有的时候你开心的时候,这18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所以说心理学强调就是主观感受、心理感受。但是我们很多人比较实在,要看钱多少、时间多长,他把这个来定义我们的累还是不累,其实心累才是真正的累。

樊登:您肯定有这样的方法。我的办法就是,很多工作你是没法拒绝的,你要去的,你就要想办法把它转化成一件可以享受的事,很美好,很快乐。

彭凯平:这就是我特别喜欢这个电影,《让子弹飞》是吧,我都忘了名字叫什么。姜文说的,就是站着也把钱挣了,人不能低三下四,就一定要有一种堂堂正正,大大方方,这个时候你赚钱也很开心。

樊登:其实核心是你的看法,是你看待事物的能力,而不是那个事本身,那个事本身并不带有什么独特的性质。

彭凯平:你的朋友不给你打电话,这是个不好的事情。但是你想起来,可能是他出什么事了,你就会去关心他。你的朋友不给你打电话,你认为他不理你了,那你的态度、你的感受就很不好。所以你看同一件事情,想法不一样,心态完全不一样。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3.职场幸福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