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幸福的陷阱

《活出心花怒放的人生》读书笔记和读后感。

活出心花怒放的人生读书笔记

樊登:这书名是您起的?

彭凯平:是的。

樊登:为什么叫这么夸张的一个名呢?心花怒放的人生。

彭凯平:因为我们心理学有个概念,叫作心花怒放。那是一个英文单词,原意是像花朵一样灿烂。我觉得用心花怒放来描述,非常准确地表达了这个积极向上的、朝气蓬勃、生机旺盛的状态。

樊登:我觉得作为一个读者可能会有一个疑问。第一个就是,有必要活得那么心花怒放吗?第二个疑问就是,真的能活得心花怒放吗?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您是觉得人就能活成这样吗?

彭凯平:是的,我们现在的科学研究证明,这样的一种状态它对我们生活、工作、健康都特别有意义,同时这个状态有科学的方法去实现。所以我们认为是可以做到的,也应该做到的,所以才提出这样的一个积极心理学的概念。

樊登:您这些年来,一直致力于把积极心理学在中国不断地推广,我相信也听到过很多质疑。说积极心理学就是让你高兴呗,这还用学吗?所以很多人把积极心理学等同于心灵鸡汤,他觉得这东西没什么学术价值。您今天跟大家讲讲,积极心理学到底需不需要研究,需不需要科学?

彭凯平:其实对积极心理学的质疑,其实不光是积极心理学,所有的心理学我们觉得都知道。为什么呢?因为它是我们自己的活动,我们思想上也思考,我们还讨论,我们还分析,我们还有很多文学作品、艺术作品介绍人的心理是什么样子。所以这种自以为是的说法、想法、做法很多很多。

所以心理学它是一个具有慈悲心肠。就是说这些说的、想的、做的到底对不对,有没有证据,有没有方法,有没有逻辑。所以幸福、积极、快乐其实也是一样的问题。就是它是有科学方法去证明,也有很多的结论能够证明这种状态是存在的。它有生理的基础,它有身心的反应,它有具体的后果,它能让你健康,多活10年,它可以多赚钱,它也可以让你爱情关系更加完美,它让你的孩子更加健康。所以它是有一些依据,我们才说这样的方法是可以做到的,也应该去追求。所以不难的,我们以前是不知道。

樊登:我读了一下这本书,这本书很实用,它不是一个学术书,它是一个积极心理学在生活当中的应用手册。

彭凯平:是,某种意义上是这样。

樊登:是吧?是可以这样讲。

彭凯平:是的。

樊登:就是在各个层面上怎么应用积极心理学。那咱们先界定这件事,就是到底什么是幸福。

彭凯平:幸福已经有差不多上千个概念,在字典上、学术上都有很多的讨论。我把幸福定义为有意义的快乐。为什么呢?就是说,快乐我们都知道的对不对,但是这个快乐要有意义。就是我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肯定很快乐。因为我们人有这样的一种反应,好的东西肯定爱吃。但是如果你突然意识到你已经是250斤了,那你肯定就产生不了快乐。这就是我们讲,幸福它是有意义的快乐。

这反而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智慧,我们把快乐和幸福用了两个不同的概念来表述。英文其实不如我们的,happy就是快乐和幸福,同样的道理。所以说要做中国人,理解幸福是有意义的快乐,这是我的一个新的心理学的定义。

樊登:您在开篇的序言里边就讲到,中国社会上有很多人普遍不快乐。然后您分析了一下原因,我觉得这个让我读了以后收获很大。为什么我们很多人普遍不快乐?

彭凯平:对,我觉得有多层原因,有社会的原因,有文化的原因,还有自我的原因。

社会的原因。就是我们这个社会发展太快了。我们一直关注物质的增长、生活水平的提高,但是没有用心去欣赏一下自己内心的感受。我们很多人的工作是因为它对于事业发展有利,对于家庭养家糊口有帮助,对我们的收入有提升,这就是我们工作的目的和价值。有的时候我们要想一想,这个工作能不能让自己活得很开心、活得很幸福,这个就是我们这个社会有一些太匆忙变化没跟得上。

再一个就是我们也做过调查,就发现我们中国人不幸福的原因,其实还包括我们的这种人际关系、社会关系。我们有太多的竞争、太多的比较、太多的攀比,我们老想上北大清华。其实没必要的,我们可以有一个很好的职业,只要自己是一个积极向上的、聪明智慧的爱学习的人。但是,有这样的一种社会压力。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中国人有点瞧不起幸福这个概念。

樊登:瞧不起幸福的概念?

彭凯平:我们觉得别人谈幸福就是那种心灵鸡汤、假大空,虚伪、无聊对不对?所以中央电视台曾经做过调查,询问我们中国老百姓:你幸福吗?一堆神一样的回答。所以我们不了解它,我们也不关心它,我们也鄙视它。所以这个时候你就很难说我很幸福,因为他不知道。

樊登:你不能轻视这件事。

彭凯平:绝对不能轻视的。幸福是我们的一种生活状态,也是一种心理状态,它是看得见、摸得着、抓得住,甚至可以度量的,有很多的科学方法。比如说我们就知道,快乐的时候、幸福的时候,有四种神经化学递质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的话你开心不起来。一个就是多巴胺、催产素、血清素、内啡肽,对我们的身心状态的愉悦感受特别重要。所以它不是虚的,空虚是因为你不知道。

樊登:顺便在这儿咱们要普及一个知识。就是什么是心灵鸡汤,什么是科学的研究,这里边怎么界定。

彭凯平:我觉得心灵鸡汤最大的问题,它是建立在没有证据,没有证伪,就是我无法说明它对还是不对。比如说“生活是美好的”,这种概念我们没法去证明。为什么呢?因为你可以举出很多例子说它很好,我也可以举出很多例子说它不好,谁对谁错我们说不了,做不了。

但是说“幸福是一种有意义的快乐”,我可以证明它(对)不对。为什么有人在那儿很快乐,但是他达不到幸福的境界,你就可以证明它,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条件。这是科学家库恩提出来的辨别科学和观点的最重要的区别之一,就是它的可证伪性。再一个就是它的逻辑一致性。就是科学它是讲逻辑一致的,而这种心灵鸡汤经常有一些这种前后矛盾的地方,对不对。

樊登:我觉得丹尼尔·卡尼曼说得特别对,就是大量的都是来自于押韵,就只要它押韵你就信。然后另外一句话观点完全不同,也押韵你也信,这没办法。

彭凯平:对,英文这样,中文也是这样。中文就是越具有成语的性质,越让你觉得信。还有一个就是,越是古人说的你越信,反正无法验证对不对。

樊登:咱俩是第一次碰这个话题,但是我以前跟别人解释心灵鸡汤这件事,我说的几乎跟您一样。我说的是心灵鸡汤最大的特点是,没有做过任何研究,没有科学依据,也不可证伪。就突然给你一个号召,告诉你做人一定要放下,老板放下,公司重生,就为什么呀。给你举七八个例子,全是案例教育,没用。

您这第一章我觉得特逗,《幸福的陷阱:驱除心灵雾霾》。如何正确地跟别人比?因为您前面说了,人喜欢比容易不幸福,但是要真不比也很难做得到。你说一个人活得跟别人都不比,不可能,那怎么正确地比呢?

彭凯平:这就是要有一种心态的自由度。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可以选择怎么比,什么时候跟谁比。这就根据你的目的,根据你的功能,根据你的需要。

樊登:您比如说您跟马云比比。

彭凯平:对,你就没有必要。因为我跟马云不一样。我们追求的方向不一样,我们的价值理念不一样,我们的人生阅历也不一样,这个就没必要。

樊登:这个和鲁迅先生写的阿Q的精神是一回事吗?

彭凯平:不太一样。阿Q的精神它有一个否定现实的前提在里头。所有的积极心理学的比,他是知道自己什么样子,只不过参照标准不一样,参照的方向不一样,参照的群体不一样。

樊登:彭教授这书里边写了一个案例,他说大家都羡慕李嘉诚,李嘉诚那么多钱。问你愿不愿意跟李嘉诚交换生命?就会有很多年轻人突然不过脑子说,当然可以了,几千个亿我还不换吗?一换九十岁了。

彭凯平:对,没必要。

樊登:你一换换成九十多岁一个老人家,你要那么多钱干吗?

彭凯平:对,玩也玩不动,吃也吃不了,对不对?跑也跑不行,对,没必要的。

樊登:所以人需要从多个维度来认识自己的生活,而不仅仅是盯着别人的一个点。他们家孩子上清华了,我的孩子没上,所以我受不了,就这个。

彭凯平:就是人有一种认知误差。你也知道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卡尼曼教授2002年就提出来。这个认知误差叫作鲜明性思维误区。就是我们比的时候,往往比的是人家的那个鲜明特性,那个闪光特性。换句话说,我们比别人,往往比的人家的那个优势、优点,他没有比人家的整体情况,你也不了解别人的整体情况。你跟马云比,你首先想到的是他的优点——有钱,但是你没有想到他的缺点。

樊登:关键我是觉得他压力大。他承担的事,他面对的对手,那肯定是我们这个层面完全不能想象的。

彭凯平:一念之差,上亿的人民币消失,这个压力太大了。

樊登:所以要学会用弹性的视角看待自己的生活,找丰富的维度。

彭凯平:还有一个主观积极性,就是说很重要。心态积极,其实选择的目标、方向、群体都是可以随时变化的。

樊登:您为什么在书里边强调“渴望”不等于“喜欢”呢?

彭凯平: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心理学发现。我们现在发现就是,我们喜欢一件事情,和我们渴望一件事情,是完全不同的神经通道。我们以前老以为,我喜欢的是我渴望的。就是说英文就是一个需要和渴望,是不一样的。

渴望就是我们喜欢、追求的一件事情,往往它不一定是我们生活中间需要的。你想想,有些事情你真的需要吗?比如说那么多钱,你需要吗?你也不需要。但它变成了我们的欲望,我们就觉得一定要得到它。真正需要的是什么?真正需要的是感情,对不对?健康、愉悦、良好的人际关系、一定程度的社会认可,这是很重要的,对于人来讲,这样的需要才是我们真正的需要。

但是很多欲望它可能是社会塑造的、文化强加的,甚至有可能是别人误导的。你一定要有兰博基尼,这就是这些广告商他误导我们要有这样的东西。甚至我们人类一定要喝甜的饮料。从进化的角度来讲,人类是不需要糖的,活下来不需要糖。但是因为这么多年,我们都觉得糖好,糖让我们觉得有力量,它就慢慢变成了我们的需要,其实它是渴望变成需要,所以这两个是不太一样。正确地区分我们想要什么、我们必须有什么,其实还是很重要的。

樊登:这个做减法的过程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彭凯平:是很不容易。

樊登:因为你都已经树立目标了。你说我想要个大房子,已经定了这个目标,朝那个方向去了。这时候一旦有这么一个刚性的目标以后,我就发现,房奴就出现了。所谓的房奴,所谓的孩奴,这些名校的奴,他其实就是因为有了一个极其刚性的渴望这样的东西。

彭凯平:而这一渴望是社会文化强加的。

樊登:但实际上未必需要。

彭凯平:不需要。有人说得很好,我只要一个床,我就可以睡觉;我只要一本书,我就可以安心。你看,这就说明什么?并不是多就好。

有一个心理学家其实做过一个研究,她发现越多让人越不开心。她是一个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一个教授,希娜·艾扬格,她是一个盲人,很有意思的少数几个著名的盲人心理学家。她给人一堆果酱让你挑,一个桌上是3瓶果酱,一个桌上是12瓶果酱,你挑哪一个?很有意思。就是当你面对12瓶果酱的时候,你出现了选择烦恼。太多了,我挑什么呀,对不对?最后他就不挑了。

樊登:甚至不买了。

彭凯平:就是不买了。所以很多商家其实不太懂得,并不是越多越好。其实小而精,人的生活质量提高得更多一些。

樊登:我们做樊登读书也是,我们一周就一本书。然后很多人说,别人都是一天一本,别人好多成千上万本。成千上万本的,他不选了。因为选都选不出来。你干脆一周一本就行了,这样你简单点,别对我有太高期望,不一定每本都喜欢,一年喜欢十本就够了。

彭凯平:爱情其实也是一样的,我们书里头也谈到这个。在某种意义上研究也发现,就是我们现在为什么大家恋爱结婚的欲望下降,因为看到的美女太多了。以前遇到的就这么几个,他一定是挑一个自己最喜欢的,所以说很容易得到幸福满足感。

樊登:我有一次有一个感受特别深。我跑到河南去出差,出差回来的飞机上,他们就送我好多东西。河南的人特别热情,唐三彩、什么高粱、小米,然后都看起来挺贵重的样子,所以我也舍不得丢,我就全大包小包拎着。结果走到那个机舱中间,那么多的人,我要从那里边横着走过去。然后就突然有一种感觉,我说我太贪心了。就是我对于这些东西放不下,就导致我这一路都艰难。后来我回来以后,我就到我们家,我就觉得这东西谁要,拿走。谁到我们家做客,我都送东西。觉得这好,拿走,不要了,拿走。就是我觉得东西减少一点,你心里面反倒觉得舒服很多。

彭凯平:小孩玩玩具也是一样。我们现在也有研究发现,就是你给小孩很多的玩具,结果他玩玩具的时间反而少,对玩具的热爱也下降。

樊登:多则惑。

彭凯平:你给他一个玩具,他特别珍爱,而且玩得很久,得到的满足感也高一些。

樊登:所以第一章其实核心就是,让我们树立一个正确的幸福观。

彭凯平:对,要走出幸福的误区。什么意思呢?就是好多错误的想法其实限制了我们的幸福感,你要有科学的幸福观呢,你就可以得到更加幸福的体验。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1.幸福的陷阱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