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大洗牌》2.南北差距超过了东西差距

《中国城市大洗牌》读书笔记和读后感。昨天那我们说到了,现在鼓励二线城市拉人头,主要还是跟美国学的,我们统计发现,美国前10大都市的GDP占了全美比重的39%,而我们只有23%,也就是说,美国经济的半壁江山,都集中在了10几个城市当中。而我们则不太均匀。集中度远远不够。

于是我们马上调整思路,最大的变化就是土地,以前总说土地不够,但只要他想发展大城市的时候,你会发现,土地有的是,以前只是不给征地指标,故意把指标发给那些根本就没人去的中西部城市,让大城市土地很少,造成房价很贵,希望通过房价贵控制人口流入。但这显然是非常失败的,现在正在纠正。通过地票制度,把贫困地区的土地复垦之后,腾出指标跨省卖给富裕地区。实行人地钱挂钩的配套政策,简单来说就是,人口落户多的地区,土地就可以多给。土地跟人口增长匹配。未来除了北京上海之外,其他的城市都可以在土地上扩张。

城镇化之路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农民进城,各个城市雨露均沾,都会扩张。而第二个阶段就是马太效应,大城市强者恒强,中小城市开始收缩。未来可以预见的是,除了几大都市圈之外的三四线城市,会明显收缩。人口越来越少,找工作越来越困难。房子也越来越便宜,出现明显的鹤岗化趋势。而对于二线城市,他们正在兼并重组,比如2016年成都吃下了简阳市,2017年西安代管西咸新区,2018年济南吞并了莱芜,从而火了一个词就叫做强省会。也就是说,这些省会城市他们之间已经形成了竞争,不但要对内抢夺全省资源,还得代表一个省,去跟全国其他城市PK。

再看看那些中小城市,其实已经非常困难,比如公务员开不出工资,教师集体讨薪,这几年是屡见不鲜。这些小地方的地方政府已经揭不开锅了,比如安徽合肥蒸蒸日上,但是六安这个地方,却需要地方政府发债才能给大家开支。这个地方,之前也是靠投资拉动经济,但是后来这种经济模式无以为继,投资效果每况愈下,陷入了高投入低产出的困境,企业也很多出现亏损。六安其实只是众多小城市的一个缩影,这种城市还有很多很多。原来就靠一两个支柱产业,而且还多以矿产生意和冶炼生意为主,后来大宗商品不景气,整个经济就完蛋了。每年都是入不敷出。他们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固定资产投资额,要大于GDP,至少也是持平,也就是说投资基本拉动不了经济效益,投多少就产生多少GDP,不投资也就没有GDP。这就好比把高速公路修到海里,压根不会有车在上面跑。修的时候产生就业,不修的时候,就又都失业了。而健康的城市,一般这个比值在3成-5成左右,也就是说,投下1块钱,至少得产生2块钱的收入。这时候投资才有意义。

中小城市这种低效投资,在经济上隐患很大,很多政府都是诱骗企业下水的,还有从银行那里明股实债,结果投下去大量的资金,又不产生经济效益最后让债务越滚越大。这些年来,省级融资平台违约的事件每年都有发生。一些地方上的特大国企,甚至是国资委直属企业都出现暴雷,就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些企业的投资,大多数其实就相当于政府的投资,他们的债务也就是政府的债务。出了事很多人都还问,为什么地方政府不救,这不是废话吗!能救肯定会救,问题不就是兜不住了吗,但凡能还利息,都不至于暴雷。所以表面上看政府债务问题不大,但实际上隐性担保的债务可不少。

这两年还有一个现象,就是政绩注水,比如天津滨海曾经说自己1万亿GDP,但后来说没那么多,只有6600亿,一下就缩水三分之一。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怪像就是原来考核GDP造成的,所以那些年有个怪像,每年各地报上来的GDP数字之和,要比全国统计出来的多出好几万亿,每年都得多出一个经济强省的体量。所以这个事让上面觉得很不正常,于是后来就换套路了,不是你报多少就算多少,要在统计局去核实。所以一下很多地方的业绩就全都露馅了。

这些地方官造数据的手段有两种,1是空转,投一笔钱出去,经过好几个假项目,然后又回到自己手里,因为叠加了好几层,所以政绩就出来了。2是虚增,通过虚构应税事项和纳税依据。假装自己收入很高。上面看你挺能赚钱,于是转移支付就会变少,一开始大家手里确实有钱,所以无所谓,后来经济越来越困难,这虚报的收入就要了亲命,不得不低头认罪。

根据数据统计,目前除了广东,江苏,上海,浙江,北京,福建这么几个地方,其他省市都存在着财政缺口,也就是说没办法做到自给自足,得指望着其他兄弟拉我一把。

而这几年,我们实行房住不炒,楼市政策持续收紧,这对于很多地方,特别是经济欠发达地区,更是雪上加霜,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卖地收入也大幅下降。地方政府债务问题越来越突出。中央的态度十分明确,谁家的孩子谁抱,反正中央政府绝不埋单。金融机构也不要产生上面会兜底的幻觉。这几板斧砍下来,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就只好主动挤泡沫,不再好大喜功,主动承认数据造假。于是我们看到,以前突飞猛进的地方,好像突然间就踩了急刹车。

对于地方的经济运行状况,其实我们早就有所察觉,用了一套克强经济学在打假,其实就是3个指标,40%的工业增速,35%的中长期贷款增速,和25%的铁路货运增速。对于中央来说,这个指标要比GDP更加有效。客观地来说,这套东西,对于服务业和互联网经济为主的发达地区,不怎么起作用,但是对于相对以工业为主的落后地区,还是很管用的。所以这就形成了一个重要的时代背景,GDP的时代结束了,未来我们会用多元化手段,考核地方官的政绩,那么对于城市来说,也将迎来巨大的变化,很多拼命建设的造城的那种模式,估计快要破产了,

下面我们来说说,南北差距,20年前老齐上学的时候,政治课一考试必然有西部大开发,东西差距过大。而现在南北差距比东西差距还大。沿海地区的光鲜亮丽甚至超过了发达国家,而内陆一些偏远小城,感觉完全不是同一个时代。2006年东部阵营GDP,占全国比重是63%,但是到了2018年,东部只占58%,也就是说东西差距,从26个点,降到了16个点,相反南北阵营从10年前,的12个点差距,扩大到现在的18个点。南北问题,已经超越了东西问题,成为了全国经济中最重要的矛盾。在整个经济版图中,最强是东南,然后是西南,之后才是东北和西北。房价也出现了明显这个趋势,以前按照几线来划分,现在按照区位划分,南方涨的概率很大,北方大部分开始收缩。

这几年其实西南变化很大,成都和重庆,打造了成渝板块,形成都市群,拉动产业向西南内陆转移,现在两座城市双双进了GDP十强之列,成为整个西南经济的支柱。相反东北经济则进一步迷失,基本增长都排到了倒数几位,重工业难以为继,人口大量流出。目前来看,北方城市在20强榜单当中的,就只剩下了5个,北京,天津,青岛,郑州和济南,而且这几个城市,除了北京之外,还都在倒退。济南估计20强的位置,也很快就会被合肥超越。甚至郑州和青岛,估计也守不了多少年。天津作为4大直辖市之一,已经掉出了前十。

大家别小看了人口迁移这个事,他不光是人走了,是人带着钱一起走了,比如我要从东北去广州,那么肯定你是先卖房子,然后把钱带到广州去消费。或者把房子租出去,在东北收房租,然后到广州去花钱。那么也就是说,东北的财富,源源不断的流向广州。这就造成北方越来越穷,南方越来越富。甚至发改委都承认,南北差距太大了。比如山东,这是北方经济第一大省,之前跟广东差了5800亿,但是9年过去了,现在差了1.72万亿。与第二名江苏,的差距,更是从50亿,到现在差出了1.32万亿。所以别看山东还能位居第三,但其实已经差距巨大。从人口流动来看,人口净增长的城市,北方只有3个,天津,北京和郑州,但2017年之后,至少北京的人口流向在逆转,天津也不乐观。所以可见北方城市的吸引力,其实在快速的下降当中。

人才从北京离开,他不会选择去天津和河北,大部分人会直接选择南下。但是最可怕的事情,还远不止于此,北方还有一个巨大的隐患,这又是什么呢?咱们明天接着讲。(转自老齐的读书圈

中国城市大洗牌读书笔记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中国城市大洗牌》2.南北差距超过了东西差距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