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鲁法则》2.PEG是衡量成长股的一把标尺

《祖鲁法则》读书笔记和读后感。今天我们继续来讲这本书,祖鲁法则,我们来看作者关于选择成长股的7达标准。先来看第一个标准,就是市盈率,也就是投资者用多少倍的每股收益去买这家公司。当然市盈率是对过去的反应,如果要把未来结合起来,就得跟增长率去比较,也就是PEG的概念,比如12倍市盈率,对应12%的未来增长率, 那么他的PEG=1,作者认为PEG小于1的股票更有吸引力,而PEG大于1的公司,则吸引力较差,也就是说,一定要做到市盈率倍数,小于增长率的百分比才行,比如10倍市盈率最好对的是20%的增长率,这就比较稳妥了。

当然这个数据也可以用于指数上,1996年初, 市场平均市盈率比上平均增长率等于1.5,这显然是一个历史高位。这就告诉投资者,牛市已经接近尾声。这对于投资来说,就太贵了。PEG的概念,仅仅适用于成长性的公司,周期性的公司不具备这么测算的基础,因为他们的利润根本就不固定。利润波动甚至比股价波动还大,所以市盈率就会忽高忽低,PE最低,增长最高的时候,反而是周期的顶点。所以PEG这个指标甚至可能会成为反向指标。

作者的逻辑就是,在市场的整体估值不变的前提下,未来的增长率,就是我们每年获得的收益率,所以你要想投资股票很赚钱,就必须得用低价格去买持续高增长的公司,就这么简单。当然老齐也要多说一点,增长率太高也有问题,增长率太高的公司通常不可持续,到时候如果增长率掉下来,那么公司的市场估值也会往下掉,虽然业绩增长了,但是估值下来了,你也很难赚钱。所以这个就告诉我们,千万别买热门股。增长太多未必是好事,中速可持续,这才是最好的股票。

股市上有3部分钱可以赚,股息这个是固定的,基本没啥变动,但是估值上升的钱和盈利增长的钱,这就叫做戴维斯双击,一旦出现这种局面,赚钱是很快的。相反,如果因为盈利下降,引发的市场估值下降,这就叫做戴维斯双杀,你赔钱的速度也是很快的。所以正确的姿势就是在估值偏低的时候,买入增长潜力大的公司。千万不要在高估的时候买入,已经强弩之末的公司。这个就需要我们有一个常识10-15%增长的公司,有可能持续下去。但是50%增长的公司,是无法持续下去的。所以千万不要买50倍市盈率,50%增长的公司,

你把PEG的标准定得越低,符合要求的公司就会越少。另外PEG不是一个绝对指标,他是一个比较指标,比如一个行业同类的公司,两家企业你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可以用PEG来做筛选,比如美的还是格力,2020年4月,美的市盈率12倍,格力差不多11倍,美的未来可能增长率是12%,而格力是10%,所以PEG美的差不多是1,格力是1.1,所以美的暂时胜出,优势不大。而不同类的公司,最好别这么比较,比如两个孩子,比背古诗,这个会10首,那个会20首,肯定会20首的更好,但是一个孩子被古诗,另一个孩子会做奥数,你说哪个孩子更好。这个标准不同。不好下结论。

作者还提到,在计算市盈率的时候,我们要估算未来的数据,比如1996年3月1日,你要计算未来一年的盈利,就得估算1996年剩下的10个月,和1997年开始的2个月,假设你估算1996年每股收益10块钱,1997年每股收益15,那么站在1996年3月1日的时点,就是10块钱X10/12+15块钱X2/12=10.83元。那么他的市盈率就是现在的股价,除以10.83元。

同样计算增长率的时候也得这么算,先算95年3-10月份,这10个月的,基本上是已知的数据,再加上96估算的2个月,然后算96年3-10月份,和97年2个月的之和,用后面这个减去前面那个,再除以前面那个,就是增长率了。老齐觉得他这个算的有点复杂了,讲起来更复杂,你不如都用12月的数据做,这样简单,非得弄出一个3月1号,这就增加了不少麻烦,但是结果可能差的并不太多。所以这个东西听听就好。

作者提供了一组研究分析,是格拉纳达集团,阿斯达集团和玛莎百货,价格分别是829,118和426,每股收益分别是48.3元,8.26元,26.9元,对应市盈率17.2倍,14.2倍,17.2倍,预期增长率是18.9%。14.1%和9.02%。那么最后的PEG,是0.91,1.01和1.9,所以显然格拉纳达更具有投资价值。但有的时候,也有不同,比如高增长高市盈率这种公司,如果你极其确定,未来的增长,那么可以用未来盈利去计算。比如股价10块钱,每股收益2毛,估值50倍,但是增长率是100%,未来3年都很确定,那么你就可以算,今年4毛,明年8毛,后年1.6元,3年后估值就降到了6倍。届时即便没有50%的速度,只要有10%的速度,都极具投资价值。但是注意,这里面说的重点是,极其确定,这个你就自己去把握了,万一明年他就掉到10%的增速了,那你可就出现戴维斯双杀了。到时候业绩4毛,10%增速,市场估值顶多给你到10倍,也就是说股价可能要跌到4块钱。那你就血亏了。

在作者的模型中,有一项是经纪人的分析,也就是我们说的机构研究报告,这里面可能各有各的观点,有人说买入,有人说减持,对于未来的预期也都不一样。作者说有分歧通常是好事,他的预测可靠性会比较强,如果都看法一致,可能反而比较麻烦,另外,对于研究机构给出的业绩预测结果,应该做一个简单的加权,时间越短的预测,可靠性越强,比如12月预测全年业绩,几乎问题不大。3月份预测全年业绩,可靠性就下降了。所以从权重比例上,我们应该让12月的预测占比更大一些。

作者怕你不信,还专门做了一组数据测试,把市场中那些PEG小于1的公司都调处来,然后以6个月为期限,做投资回测,最后拿收益跟市场平均比较,结果绝大部分都能跑赢市场,只有富时250指数,像个250一样出了几次意外,先解释什么是250指数,他是101到350市值加权的公司,也就代表了英国股市上那些半大不小的公司。半大不小的公司,对PEG有一定的抵触。他们增长不快,估值也不低,所以比较尴尬,属于是大小盘风格中间的这种,不太明朗。老齐的理解是,这些公司里面,可能有很多周期。我们知道大盘股一般都是金融,消费,而小盘股都是科技,服务业,半大不小的以制造业和周期为主,所以这可能是个问题。

尽管这个系统并非100%正确,但作者并不悲观,投资策略是看的长期平均表现,事实上,任何策略也不能做到100%正确,总之就是投资那些低PEG的同类公司,胜率要大很多。但这里又一个问题,就是必须避开那些低PEG,但是高市盈率的公司,什么意思,就是增长特别快,但是高估值的公司,这个之前我们也讲到过,主要就是增长不可持续,好比一个50%增长的公司,如果持续20年,就将增长3000倍,假设他一开始的市值是20亿,那么20年后他就是6万亿,腾讯够传奇了吧,腾讯发展这么多年才5000亿美元,相当于3万亿人民币。所以这种东西几乎不可信。所以一定要避开市盈率过高的股票。在低市盈率里面,去找盈利增速高的。低市盈率是前提。

成长型公司也都会有增长放缓的时候,所以这个大家都要提前有心理准备,比如施乐公司,最早的市盈率超过了100倍,但现在也早就是市场平均水平了。作者说,理想的公司模型是,有着20-30%的增长速度,市场估值在10-15倍。这样就比较完美了。老齐认为都可以再低一点,比如15-20%的增长就行了,估值在10倍左右。这样先不说赚多少钱,起码他安全,市场估值10倍,基本上也就没啥下跌空间了。现在一级市场的估值基本都是10倍。

当然这种投资机会,不是说你现在去找,他就肯定有的,投资就像打猎,而不是菜市场买菜,你啥时候去都可以,投资需要等待,往往只有市场出现过度恐慌的时候,才能找到特别好的投资机会。还是那句话,一定要找戴维斯双击的机会,千万别让市场给你双杀的机会。如果说增长你预测不了,这个还有情可原,但是市盈率这个东西,就摆在那,而且非常好算,如果这个你还说把握不了那就是纯粹的借口了,只能说你贪婪了,追热点了。明天我们来看成长股投资的第二大标准,叫做现金流。大家不是害怕买到财务造假的公司吗,现金流里就是很好的一面镜子。明天见。(文章转自老齐的读书圈)

祖鲁法则读书笔记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祖鲁法则》2.PEG是衡量成长股的一把标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