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3.佛教当中最难理解的词

《洞见》读书笔记和读后感。接下来,就要进入一个挑战当中了。这个作者一个一个地帮我们解释佛教当中最难理解的词。

洞见读书笔记

首先,关于正定、正念和开悟这些事。

一个人为什么要坐在那儿静坐,进入正念的状态,或者是保持正定的状态?其实它是为了关闭我们头脑当中的默认模式。什么叫默认模式呢?就是就算你没有什么专注的事要想,你的大脑也会胡思乱想,就是有不停地胡思乱想的那个底层的噪音,这个叫作默认模式。这个默认模式网络,会消耗我们人体大量的能量。

那深度的安宁,就是当你能够把这个默认模式降低,进入到一种深度的安宁当中的时候,你会发现,有人能够获得极乐和狂喜。这个作者说,他就曾经有很多次长时间地静坐之后,得到了这样的感觉,那种充满快乐的感觉。

甚至曾经有人做过实验,让那些受过冥想训练的人,躺在核磁共振的舱里边,和没有受过训练的人躺在里边,完全不一样。就是一个普通人躺在核磁共振舱里边,别说40分钟,10分钟都受不了,就觉得幽闭恐惧症,我受不了,我要出去,就开始这样了。

什么是开悟呢?佛教中的开悟就是摆脱使人受苦的两种幻觉。一种是外在的幻觉,一种是内在的幻觉。就是我们从受苦的感觉当中解脱了,也就是尼奥从“母体”中解放的道路。所以,所谓的追求开悟,其实就是你能够看破那些烦恼、那些痛苦、那些感觉是你大脑的误报,你没必要对此做出那么强烈的这种反应,这就是人们追求开悟的过程。当然,这是一个非佛教徒,一个心理学家所给出的建议。

当人们在做内观向内看的时候,要解决的就是你是否接受三法印。三法印就是无常、苦和无我。这个作者直接跳过了无常和苦。为什么?他说,这不用论证,所有人都能接受。

什么是无常?无常就是变化。我不相信哪个人能出来说,有的东西不变,永远不变。不可能。如果你相信这件事情的话,你接受了无常。有很多人提到无常这个词,就会觉得恐怖和紧张,认为无常大概就是发生车祸、得病,这种叫无常。不是,变化就是无常。

苦呢,什么是苦?大家知道什么叫享乐跑步机吗?享乐跑步机,就是你在这个跑步机上跑,你在追求一些东西,但你永远停不下来。没有人因为我买了一个大房子,我就不需要更多的欲望,你都是在买之前这样想。但是买完以后,就需要更大、需要更好的装修。有了更好的装修,还需要名画,还需要更好的瓷器等等。

你永远在这个享乐跑步机上不停地跑。如果你被这样的感觉折磨过,那你一定知道什么叫苦。所以,他说,这两个你不用论证,不管东方人、西方人,一定都能够接受无常和苦。

人们最难接受的是“无我”这个概念,就是你凭什么说没有我呢?我明明感觉到有一个我,摸也能摸得着,我想吃,我饿了,我的名誉,我上电视了。你看,都是我。你怎么能够让我感觉到“无我”?

泰国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僧人,叫作阿姜查。阿姜查曾经讲过一句话:如果你单纯通过“理性”来理解“无我”,“你的脑袋会爆炸”。但是,这个作者在这本书里边,就希望我们能够通过理性来理解什么是“无我”。

首先,追溯到“无我”的根源,佛陀最早讲“无我”的时候,在《无我相经》里边曾经做过开示,他说,我们人由什么组成的?五蕴,五蕴皆空。

哪五蕴呢?色、受、想、行、识五蕴。然后佛陀开始论证,为什么五蕴都是空的。他说,这个基本的逻辑是这样:假如我们认为“色身”是我——“色身”是什么?就是我们自己的肉体,假如你认为这个是我,那么好,我不会做对我不利的事,对吧?!这是你,你能掌控的,那你能掌控的,你是不会做对你不利的事。但是我们的“色身”经常做对我们不利的事。它会生病,它会衰老,它会骨折,给你带来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色身”肯定不是你。

我们的“感受”是我吗?我们的“感受”如果是我的话,“感受”不会做对我们不利的事,“感受”不会让我们烦恼,但是我们大量的烦恼都来自于“感受”。佛陀用这样的方式将色、受、想、行、识这五个组成我们人的五个部分一一给你论证——都不是你,你都没法掌控。你会发现,这些东西不是你。

所以,这个作者说,这太难理解了。那怎么办呢?他给出一个调和性的意见。他说,什么叫“无我”呢?就是“我”在终极意义上是不存在的,但是在传统意义上是存在的。

为什么这么讲呢?就是佛陀虽然老跟你说“无我”,但是他也经常会说你会受益,他会受益,众生会受益。那既然“无我”,哪儿来的你呢,哪儿来的对象呢?所以,这个对象是传统意义上的,而”无我”是一个终极意义上的。

你要理解这个,你想明白一个比喻就明白了:你占有牙齿,牙痛才会伤害你,当你把牙齿视为自己的一部分的时候,这个牙痛才会伤害你。这就是说,当你能够把“无我”的感受应用在生活当中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做自我欺骗?为什么我们要说服自己有一个“我”存在?这里边也有它的进化论的意义。凡是用进化论的方法来解决这些幻觉问题的,作者把它叫作“达尔文之光”。我们用“达尔文之光”来照亮我们过去不能理解的这些概念。

为什么自然选择会设计出这样的大脑,使人自我欺骗?“有一种答案是这样的:如果我们相信自己,就有助于说服别人相信我们,向他人证明我们是始终如一、理性、有掌控力的行动者,当然是对我们有利的。或者更准确地说,对我们狩猎——采集时代祖先的基因遗传是有利的。”它让我们看起来像一个能够掌控自我的人。

所以,你看我们在进化的过程当中,发展出了“我”的概念以后,我们独立于其他人,我们才可以占有物资,我们才可以组建家庭,我们才可以保护自己。这种“我”的概念,有助于我们活下来,但它相应地要付出代价,它要交学费。学费就是我们要承受过多的痛苦。

本来它没有这么多痛苦,这个肉体你不需要对它太过执着,但是你必须得对它执着,所以老子说“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其意思就是:我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痛苦,因为我有这个肉身,我要接受这个肉身,我的痛苦就存在了。这就是进化心理学的解释。

我们的大脑普遍会产生两种幻觉,一种是我们认为自己的掌控力比实际的情况强。我们觉得人生尽在掌握,我们有自己的规划,我们一定要怎么怎么样。但实际上,你经常会被命运摆来摆去:你得了一个病,那可能其他的事全都要放下了;你遇到了一个人,整个改变了自己人生的走向。所以,我们总是觉得,自己的掌控力很强。

另一种,是我们自以为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也是幻觉。你以为你是一个高尚的人,你以为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你以为你是一个有毅力的人,你以为你是一个有道德操守的人,其实未必,这就是我们自己给自己的定义。

事实上,有一句话很重要,说你的大脑里边,根本就没有一个首席执行官。我们之所以觉得,我们是一个我,是因为有一个东西掌控着我。

实际上,我们的大脑是由意识的很多个小模块组成。这些小模块包括什么呢?大概有七个最主要的模块,都跟原始社会有关系,包括自我保护的模块、吸引配偶的模块、保住配偶的模块、建立友好关系的模块、关爱亲属的模块、保持社会地位的模块和预防疾病的模块。这七个模块是我们头脑当中最底层的维护我们生存的模块。

你说谁是首席执行官呢?说不准,就是这些模块并不是七个分别独立的区域,而是它们用各种奇怪的方式组合起来,一会儿这个模块占上风,一会儿那个模块占上风,有时候好几个模块一块儿共同作用。

举一个例子你就知道,你根本没法控制自己了。比如说,有一个词叫贴现率。贴现率就是比如你有一份定额的钱,你愿意过多久才拿到它,假如你晚点拿,我多给你点钱。这个考验一个人的耐心,延迟满足感。

人们就发现,在经济学的课上,让这些学生选择贴现率的时候,只需要给其中一部分学生看一张美女的照片,这美女都没来,就是一张照片给你看过,这些人的耐心都会大大降低。他就会选择这个钱我早点得到,那个未来给我,我不要,我就要现在的。现在的虽然少,我也要现在的。

为什么呢?就是你之前,如果没有看这个美女的照片时,你可能会更有耐心地等着它兑现更多的那一天。一看到美女照片,你的耐心就降低了,因为你的求偶模块出现了,你的求偶模块开始掌控你。

还包括看完电影以后,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路是广场,热热闹闹的地方,一条路是背街小巷,很安静的地方。人们走哪条路,取决于什么?根本就取决于看的那电影的内容,就是你发现只要看的是爱情片,很美好、很开心、很浪漫,出来的人都走小道,觉得这种地方容易邂逅爱情。然后看恐怖片出来就走广场,就走人多的地,因为恐惧。

你觉得,你的头脑当中有一个首席执行官,有一个东西在掌控你的想法,你是一个这样的人、那样的人,外在的环境一点点的变化,你的选择就变了。

所以,要理解我们的大脑当中,是被这些模块所掌控的,而不是有一个固定的首席执行官。读两本书能够对大家有帮助,一本是丹尼尔·卡尼曼写的《思考,快与慢》,一本是查理·芒格写的《穷查理宝典》,尤其是最后一部分,叫《人类误判心理学》就是讲这个。

好了,这是我们知道人为什么要去做冥想、正念、正定,去寻求开悟的这个道路减少自我欺骗。

大卫·休谟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人的理性是激情的奴隶。人们总是感觉自己在掌控局势,实际上是一种幻觉,因为我们的理性是激情的奴隶。假如你在生活当中完全用理性决策,这个作者说,你甚至无法做出任何决定。

你买一件衣服,你说,我纯理性来判断,好了,你怎么能够研究清楚这个衣服到底划算不划算,你要把这玩意全部都算明白,这是个经济学的论题,根本就买不了。所以,只有冲动才能够让你做出决策。所以,大卫·休谟说“人是激情的奴隶”。

那他所倡导的是什么呢?这个作者说,他所给出的建议跟佛陀是很接近的,他说,我们需要“平静激情”,就是你不能够对于那些比如说爱情、食物、地位这样的东西充满激情。你如果只对这些东西充满激情,你就是一个激情的奴隶,你就容易被原始的这些欲望所掌控。但是,我们可以培养平静的激情。

什么叫平静的激情?我喜欢艺术,我喜欢安静,我喜欢《瓦尔登湖》,我喜欢读一本书,这种感觉,你对这种东西的喜欢,也可以产生激情。这种激情的调动,就好像那些学佛的人会觉得,一辈子奉献在这件事情当中,用非常狂热的方式来做追求平静的举措。这就是大卫·休谟所提出来的,说这样的话,我们才有可能能够掌控我们的大脑,追求平静的激情。

所以,所谓的正念练习,就是如实地帮助我们观察这个世界,并且帮助我们解决自控问题的一种方法。这个尤其是对于没有接触过东方文化的西方人来讲,是非常重要的手法。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洞见》3.佛教当中最难理解的词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