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自动化

本文是《好的经济学》的读后感和读书笔记,接下来,第五个话题也非常重要,就是人工智能的问题。作者把这一章叫作《自动钢琴》。

过去曾经有人描述过,未来钢琴是自动的,没有人弹。它那个琴键梆啷梆啷就动,然后就响起来了。现在,你去各大机场,或者去餐厅大堂看一看,就是这样。我们见过特别多的钢琴,就是没有人,那个琴键在那儿自己动,像恐怖片一样在那儿动。这又节省了雇乐手的成本。

你想想看,那个乐手本来是要靠弹琴赚钱的,而现在人家只要安装一个小程序,而且顾客还觉得很新鲜,还会围着拍照,还会发小视频看。所以,商家们都用了这种自动钢琴来替代乐手。

在这里边牵扯到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就业的话题。人们把那些在工业革命时期,破坏纺织机的那种人,叫作路德分子。这群人去把纺织机砸坏,说因为纺织机导致我们没法工作。

后来,有很多人嘲笑路德分子说,你看,目光不够远,你虽然砸纺织机砸了半天,但是过后你没发现,别的就业增加了吗?所以纺织工人的人数下降,这是短期的,慢慢地会有别的新工作产生。你看,很乐观,所以在过去,包括我个人的认知当中,我们都觉得路德分子的目光是短浅的,路德分子的暴躁是没有道理的。但是这个作者告诉我们说,路德分子真的错得很离谱吗?这里边有很多细节的数据,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他说:“路德主义者并没有我们所想的那样错得厉害。在工业革命中,他们所从事的工作,以及其他许多工匠的工作都消失了。人们总是说,从长远来看一切都很好,但这里的长远真的非常遥远。英国蓝领的实际工资,在1755年至1802年之间,几乎减少了一半。然后直到65年之后的1820年,才恢复到1755年的水平。”这也就是说,你说未来很美好,这是我们事后过了一两百年,我们这样看觉得未来很美好,那65年怎么过,那65年是两三代人的时间,他们真的是没有工作。

而这一次人工智能的到来所能干的事,要远远多过纺织机。一个机器人可以替代六个工人的工作。你看,现在我们去上海或者去广州,你去住酒店,你会发现,往房间送东西的全都变成了机器人,肚子一打开,然后什么东西就给你。这本来是一个人得到的一份工作,而这个工作被替代掉了。

所以,人们就在研究,这里边起到重大作用的是经济学家。因为这是个趋势,你没法遏止。大量的企业就是喜欢用机器人,机器人确实便宜,还没有劳务纠纷。它不听话,把电源拔了就没事了。而税的问题才是本质问题,就是机器人就算是不如人,就算是机器人做这份工作没有人做得好,企业也愿意换机器人。

原因是什么呢?因为解雇的成本太高了。你雇来一个人,你说这人干得不好,解雇他,赔钱,解雇就赔钱。所以老板觉得,终于有一个可以不用谈钱的对象了,所以就算是机器人不如人,企业也会换,所以有时候,政策制定真的并不是初衷好所达到的结果就一定好。

比尔·盖茨提出来说,要向机器人征税,就是你拥有多少机器人,根据你拥有的机器人的人头数交钱。机器人征税,是因为你省了钱,所以你要征税。

还有另外一种解决方案,在美国,有人提出来说,我们应该实行“全民基本收入”,这个“全民基本收入”不是低保,不是一个月给你1000块钱,给你发点食品券,让你能够饿不死。不是这个。“全民基本收入”是相当高的一个数字,就像瑞士当年曾经提过,每个人每个月发两万吧,相当于我们人民币两万块钱,这个钱够生活了。这在瑞士可以生活得很好了,就是人家的这个要求是工作是为了自我实现,所以给全民一人发两万块钱。这样的话,叫实现了“全民基本收入”。这时候机器人再多,那对于人类都是好处,所以没有人会因此而遭损。但这件事情,目前还没有得到充分的论证,就是没有地方敢去真的实现这件事情。

这里边有一个数字,是非常令人警醒的:“在制造业当中,1982年的时候,几乎有50%的销售额用于支付工人工资。”比如,那些造汽车的、造车床的这些制造行业,50%的销售额用来支付工人工资。“到了2012年,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10%左右。”你想想看,多可怕。

从2012年到现在2020年,这八年时间的发展速度会更快。现在,很多地方喜欢搞那些大的现代化的工厂,我们去参观过那种工厂,整个车间那么大一片,除了我们这些参观者之外没有人。全部是机器手,就使一辆车生产出来了。这个导致的结果,会成为赢家通吃的局面,就是贫富差距会进一步拉大。

原因很简单:富人可以省更多的钱,富人有机会去雇佣机器人,就算你为机器人征税,他们可能也愿意出这笔钱。但是穷人丧失了工作的机会,那么怎么办呢?这里边的建议是什么?

先说普通人的绝望情绪,他说:“无论如何,当今美国的绝望情绪正在上升”你看,我们假如随便说这么一句话,没有数字的论证,一定会有人喷你,你凭什么这么说人家——“并且已经变得致命,文化程度较低的中年白人的死亡率空前上升,预期寿命也在下降。2015年、2016年、2017年,所有美国人的预期寿命连续下降。死亡率的增加,是由美国中年白人男女‘绝望致死’”——就是有一部戏,各位记得吗,叫《绝望的主妇》,“例如,因酒精或者药物中毒自杀、酒精性肝损伤,还有肝硬化导致的死亡逐步增加,加上解决其他致死问题(包括心脏病)的进展放缓所导致的。”这个不是我们瞎说,这是拿着统计数字在看。

那怎么办?这背后有两个含义:第一个含义,就是各国政府可能都需要反思我们的经济政策。大家知道,对我们今天各国的经济政策影响最大的是什么人?就是20世纪80年代,我们小时候的里根和撒切尔革命。那时候,美国总统是里根,英国是铁娘子撒切尔,这两个人非常痴迷于经济的增长,从而造成了持续的损害。

从20世纪80年代到现在,欧美,发达国家,还有大量的发展中国家,眼光全都盯在国内生产总值这一件事上。所以,如果你是一个里根、撒切尔学派的人,你是一个只专注于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人,那你肯定欢迎那些大企业、大公司,不管它是不是自动化。但是,假如我们能够调整一下思路,我们能够更加重视人、更加重视有没有人的收入得到了提升,那可能就跟过去的国内生产总值的视角是不一样的。

“第二个含义,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集体,如果现在不设法采取行动,设计能够帮助人们在这个不平等的世界中生存并保持尊严的政策,那么公民对社会应对该问题的能力的信心,则可能会被永远破坏。这使设计有效的社会政策并提供充足资金显得更加紧迫。”

你看,经济学家告诉我们说,不要只盯着国内生产总值去看,我们需要更多地考虑人的效用、人的使用、人的尊严感,这是好的经济学家所发出的这种警告。

好的经济学读书笔记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5.自动化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