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原则四:跳出你所面临的问题

《理解未来的7个原则》,第四个原则,叫作跳出你所面临的问题。

理解未来的7个原则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解决一个高难度的问题,答案一定不在这个问题的层面,就是你必须得上升到另外一个层面,才能够解决这个问题。而解决一个问题最好的方法,是使它不再成为一个问题。这就叫作解决问题的方法。

你不理解,我问你,丢自行车是不是一个问题?我们过去——我在中央电视台的时候,经常会收到很多人写过来的信,说我发明了一种防盗锁。这个防盗锁有多高级,多厉害,这个能够彻底解决丢自行车的问题。你看,当一个发明人执着于解决丢自行车问题的时候,他所做的所有的努力,都是在研究这个锁子怎么变得更厉害。但是有了共享单车以后,你随便拉一辆车就走,就骑,就行了,就这样。这就是让一个问题不再成为问题,解决了它。

所以,爱因斯坦解决科学问题,就是给我们整个上了一个层次,让你发现,原来重力的问题,是可以这样理解的,就完了。

所以,我们要想对未来的很多问题得到解决,就得能够学会跳出这个问题。

比如说,1865年的时候,英国有个学者叫杰文斯,这个人是很有名的学者。他做了一个预测性的研究,写了一本书当时轰动一时,叫作《煤炭问题》。因为你知道,推动工业革命的是煤炭,天天烧煤。然后杰文斯,就简单地算了一下这个耗煤量,说完了,要不了多久,地球上的煤就完了,就采光了,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全部回到蛮荒时代。然后这本书造成了极大的恐慌,煤价也跟着疯涨,就是大家觉得这个煤肯定不够用。结果现在你看看,大家改了汽油,这就叫作这个问题本身不再是问题了。所以,我们得能够学会跳出问题来看待。

礼来制药在1999年的时候,面临过一个问题,就是它们的一款爆款要到期了。专利到期对于医药公司来讲,是断崖式的灾难,就是它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收百忧解这款药的专利费。这就意味着一年几十亿美金的收入会突然之间消失。

你想,对一个公司来讲,几十亿美金的收入突然消失,多可怕的一件事。然后,他们的办法是什么呢?就开始花了大量的力气投资研究新药,研究新配方,攻克那个新配方的东西,结果效果不甚显著,就是始终研制不出来新药能够替代这个百忧解。

后来,这一帮管理层突然之间灵光乍现,把这个问题放在了一边,说我们自己的科研人员,估计研究不出来。这太难了怎么办呢?悬赏,就是面向全球悬赏,说谁能够帮我们解决哪些分子的问题,我们就奖励他多少多少钱。

结果很快找到答案,很快就解决了这些问题。这就是完全换了一种思路,而且这个方法被大量的药厂后来模仿和学习。就是用这种众包的方式,用全世界的人一块儿来做的方式,更有可能攻克那些意外的难题。

我们在竞争当中,是什么使得我们特别专注一些钻牛角尖的问题,就是当这个世界上是靠融资时,投资人要看项目,然后拿很多项目在一起对比,大家在一块儿竞争导致视觉窄化。然后使得我们觉得这个问题,就是焦点性的问题,但实际上很有可能你放手以后,觉得这个问题并不重要。你不跟他们去竞争,你做另外一件事情,能够起到一个更好的效果。

那怎么才能跳出这个视觉窄化呢?有一个工具给大家,叫作剥洋葱法。

剥洋葱法,就是当你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你不要着急上手去解决这个问题,而是要去剥这个皮,问实质是什么。这个问题的实质是什么,看到了下一层,再问这个问题的实质是什么,能不能够再解决一层这个问题的实质是什么。

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小孩成绩不好,这是很多人都关注的话题。大量的家长根本不剥洋葱,大量的家长说,你成绩不好直接报班,多简单。数学不好报数学,语文不好报语文,就这么简单。

那假如你能够好好地剥一下这个洋葱,去思考一下:为什么成绩不好,原因是什么,影响有多大,是不是成绩不好就不行,一点点剥,剥到最后很有可能是亲子关系,很有可能是你们家的家庭氛围,或者这个孩子可能有别的特长,能够干别的事,都有可能。但是我们面对问题,好多人的特点就是迎难而上,第一时间冲上去先解决问题,根本不去思考这个问题背后到底是什么东西。

甚至我们不说亲子关系吧,就有可能是这个孩子的某个知识点不牢,导致他后来一系列东西学不会。那你如果真的能够剥到那个知识点上,把那个东西补上就好了。但是我们就用题海战术,不断地在那儿刷,甚至骂他,让这个孩子丧失对学习的信心。这就是家长思维不够深入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整个家庭都跟着一块儿变得更累。

甚至我们还可以直接跳到终点线。什么叫直接跳到终点线?这个作者,有一次给自己放了一个大假。他说,我要去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然后决定到非洲大草原上去玩。一路上那个导游,带着他拿着刀砍那个丛林钻过去。他觉得这次真是够荒蛮了,终于到了无人的地方。

结果走出来以后,豁然开朗,一个大草原。草原上有马赛人,他说,诶,原始部落,准备跟那马赛人拍照。拍完照以后,马赛人从口袋掏出个手机说,帮我也拍一个——马赛人也带着手机,帮我也拍一个。他一下子觉得说,怎么这儿还有手机呢。

人家马赛人就属于跳过了你所有的中间的阶段——什么电话、传呼机,什么都没有,我就直接上手机。因为已经有运营公司把基站架到了非洲草原上,就是用那种微型基站。这就叫作一步迈到了最后的终点线。

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要小心的是叫作遗留系统的诅咒。什么叫作遗留系统的诅咒呢?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案例,就是伦敦你觉得应该算是工业革命最早的发祥地,但是伦敦在整个欧洲,是最晚用上电灯的城市——大城市里面最晚用上电灯的。为什么呢?因为伦敦最早拥有了燃气灯系统,伦敦它有钱,它比别的城市发达,有钱了以后花了大价钱,给全市装上了燃气灯系统,家家户户门口都有燃气。嘭,打开,晚上灯就亮了。

所以,当巴黎被电灯点亮的时候,当罗马被电灯点亮的时候,伦敦不为所动,说我们有燃气灯系统,不用这个。这就叫作遗留系统的诅咒。

要想理解清楚这个东西,可以看《创新者的窘境》,里边说,老系统会对新系统进行绞杀。因为你会影响我继续的生命力,我还要获利,我们要小心这个东西。

那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我们就具有后发优势。我们没有前面那么多的阻碍,我们有可能一下子进入信息化的时代。

所以,中国在互联网的应用方面,你现在在全世界各地旅游,没有中国这么方便。这就是我们叫作后发优势。

而我们在生活当中,往往会容易陷入到稀缺性的思维定势,就是当你执着于某一个问题时,你就会陷入到稀缺性的思维定势。你觉得我必须得赢,我得跟他争这个东西,争不下来的话,就代表着输。

但实际上,如果你能够打破稀缺,你能够用富足的心态来看待这个世界的话,很多时候合作创造的价值,要比竞争创造的价值大得多。

所以,当你能够抛开你所拥有的这个问题,跳出你的视觉窄化,不是就执着于那么几件事,非得盯着它,跟它死扛。很有可能这个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累那么难,这就是你轻松的地方。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4.原则四:跳出你所面临的问题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