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实验》4.关于哲学

《思想实验》读书笔记和读后感。最后一个,叫作哲学认识论方面的思想实验。

思想实验读书笔记

这里边第一个最有名的,就是“柏拉图的‘洞穴寓言’”。柏拉图说,我们每个人都是被拴着绳子,拴在一个洞穴里边的。然后我们不能回头,所以,我们不知道真实世界什么样。每天看到洞穴上的都是外边有人放一个火把,然后表演皮影戏。那个皮影戏投射在那个洞穴的墙上,我们就以为那个东西是事实。

柏拉图用洞穴寓言告诉我们,我们的认知是偏颇的。然后这时候,如果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外面才是真实的世界,号召大家到外面去,甚至会受到洞穴人的反对。他们会说,不对,这里边才是事实,我们根本不相信那个东西。这个是柏拉图的洞穴理论。

实际上,我们今天大量的人其实就是在洞穴当中。我们永远被自己的无知所限制。所以,做人保持谦卑为什么很重要的原因就在这儿。柏拉图用洞穴实验,让每个人知道谦卑是很重要的。因为很有可能我们所知道、所探讨的东西都只是墙上的皮影戏,都未必是真正真实的东西。

第二个思想实验,叫作“笛卡尔的‘邪恶天才’”。就是笛卡尔有一天突然想到,我怎么能够确定我所知道的东西都是真的呢?万一我脑海当中有一个“邪恶天才”,他控制了我所有的神经和感受,他把所有的这一切都替我设计好了,他让我感知到我在做这些事。但其实不是真的,有没有可能?

比如说,我跟你们吹牛,我说,这个世界是我创造的,三秒钟之前我创造的。然后,这小伙子说,怎么可能,三秒钟之前我还在外头呢。我说,那是我植入在你脑海当中的回忆,因为我是个天才,我是一个“邪恶天才”,我能够控制你脑海当中有什么样的记忆。

所以,笛卡尔就觉得这事不对呀,这万一真是这样,很吓人哪。怎么办?他没法证明没有这个天才,就到底我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中有人给我造了这么一个场景?不知道。

最后,笛卡尔想来想去,快疯掉的时候,他找到了一个出路,就是说出了那句名言,各位记得吗?笛卡尔的名言,叫作“我思故我在”。

“笛卡尔发现的那个‘固定点’”也就是唯一可以确认的那一个点,“意味着,即便在‘普遍怀疑’当中,也存在一个‘正在怀疑’的中心自我。一般来说,如果用拉丁语概括”那句话,被我们翻译成叫“我思故我在”,其实拉丁语的原文是“我是,我存在”。这也就是说,“如果我确信自己是某物,那么我确实存在”。

“笛卡尔的毁灭性工作展示了我们能确切了解的事物是多么稀少,这比他试图在宗教观念的基础之上重建知识论这一举动带来的影响更大。”

由“笛卡尔的‘邪恶天才’”,又引发了另外一个更吓人的一个感受,就是“缸中之脑”。假如你死亡了,人们把你的脑子拿出来。然后在你的脑子上连上各种各样的连线,让你的脑能够以为你还活着,让你的脑每天去夏威夷度假,然后去哪儿创业,发表哲学论文,做什么事。这样你会不会接受?生活在一个液体的缸当中,它保证你的脑是很快乐的。然后在一个缸里边给你提供各种各样的信号。

好好想想,现在就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了。因为脑机已经变得越来越厉害了。现在人不在研究脑机吗,脑袋上架一个盔,然后就可以把你的脑信号全部捕捉到。他就问,在你临终之前,愿不愿意把你所有的意识交给脑机来接管。快死了,不行了,脑机,快来,把我的所有的想法、经验、回忆接管。

接管了以后,它还可以继续存在,继续运作,甚至它还可以跟你的子孙对话。要不要?然后你如果加个摄像头,你还可以看你们家发生什么事,每天被挂在墙上,祖先的照片其实是活的,脑子是动的。哇,这太好玩了。

所以,从笛卡尔那个时候所研究的“邪恶天才”,到今天的“缸中之脑”,人们一步一步地接近逐渐有个东西可以接管大脑的场景。

有一部电影就是拍这个,就是那个人死了以后,被他的朋友——他的朋友很好心,未来的科幻片,很好心给他弄了一个机器,放在里边。所以,我们看那个片的时候,以为他最后是幸福的结局,然后等那个镜头一拉开,吓坏了,这人其实已经死了,给他的大脑连上了各种连线,让他以为他获得了爱情,然后在度假。这是特别黑色喜剧的一个片子。

第三个思想实验,就是关于我们认知什么是自我这件事情的,叫“忒修斯之船”。

忒修斯之船说什么呢?忒修斯跑出去打仗,带着一艘战船,在战船上还带着很多木头,然后他经常性地修补战船。因为战船会修补嘛。哪个旧木头坏了,抛掉,换一块新木头。然后等他进行了这个环游的航海回到出发点以后,他这个船上的木板基本上已经换完了。

请问:这艘船还是不是忒修斯之船,就是当忒修斯之船上的木板已经换完了,没有过去的木板了,是一艘新船了,这是不是忒修斯之船?

我相信很多人会说,对,这就是啊,它没变,它一直在这么待着的呀。这个叫作时空的连续性。这艘船我们认为它是忒修斯之船,是因为它具有时空的连续性。但是,它没有组件的连续性,因为组件全换了。所有的组件都换成新的了,对吗?

那么好,再换一个想法:忒修斯在前面开船,后边有个人在游泳,后边有一个力气特别大的人,跟着他的船一直在游泳。然后忒修斯的船上扔下一个木板,这个人就捡一块木板,再扔一块木板,这个人钉在一起,然后再扔一块木板,再钉在一起。等到忒修斯环球航海回来了以后,变成两艘船。一艘船是忒修斯坐的这艘船,具有时空连续性,一艘船是后边游泳这哥们捡的木板做了一艘船,具有组件的连续性。请问,哪个是忒修斯之船?这时候,如果你是一个古董收藏家的话,请问,你会买谁的?你会觉得哪一个更具有收藏价值?好好想想。

然后再换一种想法:有人把忒修斯之船陈列在了博物馆里边,结果晚上进去了一伙盗贼。这伙盗贼拿着木头,把忒修斯之船所有的东西全换了。换完了以后,把忒修斯之船的所有的木头块运到海外重新组建,形成了一个新的忒修斯之船。请问,你买哪个?你觉得陈列在博物馆里边的,被换了木头的忒修斯之船是最有价值的,还是被拿到海外重新组装的那些古董的忒修斯之船更有价值的?

这个东西就是告诉我们说,对时空连续性和组件连续性,我们的判断是不一样的。你像在一开始,我们更看重时空连续性,我们会觉得,当然是忒修斯坐的那个船是他的船了。那个船他没坐过,怎么能叫忒修斯之船?但是,当你收藏古董的时候,你会发现,我还是想要老木头,我觉得那个老木头造的那个可能才是真的。你更看重组件的连续性,而不看重时空的连续性。

事实上,就是如果你再深入一步了解,你还是3年前的你吗?你的细胞早就换掉了,但是人有一个特点,人唯一不换的是脑细胞,就是脑细胞只有死亡,不断地死亡,但是原来那个脑子,还是原来那个脑子。这就保证了我们的组件连续性。然后再加上我们的时空连续性,所以,我们还没有疯。

但如果我们的时空连续性和组件连续性产生了歧义。或者说将来某一天,有一个时间,能够把你的意识从你的体内抽离出来的时候,给你换上一副新的身体,你的意识具备时空连续性,但是你的组件全部换成了新的。这时候,你还是否能够认同那个六块腹肌的新的自我。那个是不是你?

最后,是跟这个差不多逻辑的第四个思想实验,叫作“诺齐克的体验机”。他就是问大家说:你愿不愿意,享受那种躺在盒子里边完全体验的那种生活?就是你现在交一笔钱,我让你完全享受。你现在不是担心高考考不上吗?我给你放在那个设备里边,保证你考上清华大学。怎么保证呢?植入程序就好了,就把你能够想到的最美好的东西,全部通过诺齐克体验机给到你。愿意吗?这次我要问大家愿意吗?不花钱行不行?然后从现在开始给你摁在里边,就这样了,你这辈子就幸福吧。愿意吗?依然不愿意。我们的同胞太有操守了。

这个“诺齐克的体验机”说明什么呢?就是诺齐克把所有这种近乎于自杀的这种方式获得幸福感,叫作诺齐克体验机。然后问大量的人,他发现几乎没有人愿意做这样的事。所以,这个思想实验的关键点,是告诉我们什么呢?

它“不仅表明大多数人将选择真实生活而非愚人的天堂,而且还表明,真实性才是人们最‘要紧的事’,也是受重视之物。诺齐克力图反驳他眼中享乐主义的核心设想——人们应做的是能带给他们最大快乐的事。”这是享乐主义的说法,诺齐克反对这个东西。“因为大多数人会选择以‘不那么快乐’的方式生存而非与机器相连。”也就是说,“人们会选择一种并未将快乐最大化的真实生活,而非机器那种虚拟的享乐主义,所以诺齐克断定,享乐主义必然是错误的。快乐绝非幸福的终极度量。‘我们知道,除了体验以外,还有些更重要的事,’诺齐克总结道:‘通过想象一台体验机的存在,我们才能意识到自己将不会使用它。’”

多棒。所以,通过这些思想实验,我们才能够认清我们的本心到底要什么。我们有时候,在现实生活中,经常会想,怎么能让我跳出这个生活?

记不记得有一个电影叫《人生遥控器》?那哥们说,好烦哪,评职称评不上。有个天使给他遥控器,这个遥控器只要一摁,就能把这段评职称的生活过去。过去以后,发现自己突然就是教授了,很开心。然后,又遇到闺女跟别人谈恋爱,一天到晚操心,烦死了。快进,又快进,人生经过这样的快进,导致的结果,是当他突然那一天参加他女儿的婚礼,白发苍苍的那一刻——他突然发现,他没有任何记忆。这就是一个思想实验。所以《人生遥控器》,其实也是一个很棒的思想实验所拍摄出来的电影。

因此,我们今天讲这本书,就是希望大家能够学会思想实验这样一种工具,帮助我们把一些问题推到极致。这时我们来想想。

比如说,我经常用思想实验的方法帮别人解决问题。有的妈妈就很焦虑,说我的孩子不听话,我孩子成绩不好,我的孩子叛逆,该怎么办?这时候,我就做一个小小的提问。我说:你有没有试过,孩子生重病的时候。孩子生重病的时候,请问你的期望是什么?当孩子生重病的时候,你的期望唯一的,就是只要他身体好,别的都无所谓。你看到了吗?看到你的追求了吗,你的追求是只要他身体好,别的都无所谓。那现在孩子身体好吗?挺好的。那你怎么又有所谓了呢?你又不高兴了。

所以,如果你能够推到极致去想一个问题,解决生活当中的很多烦恼,其实没有那么困难。我们之所以烦恼,是因为我们不会思考。大量的烦恼都是来自于错误的思维方式。所以,当我们能够学会这么多伟大的、了不起的思想实验时,我们也可以创造生活中的思想实验。

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有一位哥们要发展我做传销,然后他的说法很简单。他说,你看,花3800块钱买我这个设备。然后你的下线买了以后,你分多少,下线的下线买了以后,你分多少。哗哗一算——传销最喜欢算。算完了以后说:“你看,不到两年时间几十万。”几十万对于我们大学生来讲,那简直就是传奇的天文数字,不可思议。搞得每个人心里痒痒的。

然后我就觉得这事不对。为什么呢?后来我用了一个思想实验来帮他解决这个问题。我说,好,假设这个传销是对的。假设这个传销真的能够给每一个人带来更多的收入。我花了3800,我挣了20万,你花了3800挣了50万,他花了3800挣了200万。总之,我们是不是每个人投入的都比获得的少得多,那我问你这钱哪儿来的呢?就是怎么会凭空地多出几十万乘以N这样的数字分给每一个人?不对。

他说,你管那么多。你看,我们这儿已经有人挣了这么多钱了。我说,有人挣了这么多钱,那么一定是因为后边有很多人根本挣不到这个钱。因此,到最后坑的就是身边的亲戚、朋友,最认识的这些人。你看,是不是用一个推到极致的思想方法来把这个东西模拟出来,就把这事解释了?

所以,如果我们学会了用思想实验的方法来解决问题,我相信我们的生活会变得更加美妙。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思想实验》4.关于哲学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