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1.为什么要做准备

《准备》读书笔记和读后感。《准备》。它的副标题是说:我们必须让孩子做好准备,不能让运气或环境决定他们的未来。

什么意思呢?你会发现我们很多教育,中学毕业或者大学毕业的时候,很多老师认为有一些孩子就是得凭运气,因为他只能够保证一部分孩子成功。其实,那些以为能够保证成功的孩子,也未必真的能成功。大部分人都把自己的未来交托给了运气,交托给了今后的随机应变。

但这个作者不是。她叫黛安娜·塔文纳,是美国萨米特学校的创始人。萨米特学校的历史并不长,是2002年创办的,到今天在全美大概有15家分校,是一个非盈利的学校机构。这本书的推荐人是什么人呢?你翻开就会发现,它在中国的教育界引起了很大的重视。

它的推荐人是人大附中的校长、清华附中的校长、北京新英才学校的校长,还包括美国著名的教育家萨尔曼·可汗,就是可汗学院的创始人。然后它也入选了比尔·盖茨的年度书单。扎克伯格基金会也资助了萨米特学校,它还被评为美国最优高中。

一所只有十几年时间的学校,怎么能够在教育界引起这么大的轰动,被这么多教育家一致地推崇和重视?这就是《准备》这本书的核心价值所在。我们就要问自己说,我们究竟应该让孩子怎样走上社会,他才算是做好了准备?

回想一下我们自己的经历,你会发现,别说是高中毕业了,就是大学毕业,我们可能都是懵懵懂懂的。我们除了会做题、会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之外,对于如何和这个世界打交道,几乎一无所知。我们不是怀抱着内心的好奇心、喜悦感去探索这个世界,而是看有没有人给我布置作业,只要有作业我就做。

她认为这种状况不是一个真正做好准备的状态。所以这本书开篇就写着:献给所有的孩子。她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不能够放弃任何一个孩子,教育的目标就是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够获得人生的成功,并且能够快乐地拥有掌握幸福的能力。

大家看过我做的一个纪录片,探访美国私校的,叫作《世界的孩子》。然后大家就会觉得,美国的学校教育那么好、那么棒,环境、条件都特别好。你注意,那个是私立学校,真正的美国的公立高中,或者是公立的中小学,有很多跟中国比起来都有差距。塔文纳就是看到了这一点,她才决定要自己办一所高中。

开篇就讲到了一个叫伊莎贝拉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自己背着行李跑来找塔文纳说:“我听说你这儿能够保证每一个孩子上大学。”塔文纳说:“是啊,我们是有这个诉求。”她说:“那我想在你这儿上学。”然后这个女孩子什么状况呢?她背着包到处走,她不敢回家住。为什么?因为她父母都吸毒,然后她自己加入了黑帮。

她告诉这个校长说:“我现在打算脱离黑帮,然后我要开始学习。”这个塔文纳都觉得心里一颤,因为她知道,一个小孩想要脱离黑帮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这个孩子为什么不在家里住呢?因为她跟她的外婆住在一起,而她的外婆天天往家里边带租客,只要能够交一点点钱,就让这个人到家里来住。这些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租客,就跟她的小孙女住在一起。你想想看,这个小女孩特别害怕,就不愿意在家里待。塔文纳说,很多美国底层的孩子就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

她为什么这么理解这件事,是因为你要知道她的成长经历。她小时候生活在一个父母天天打架的家庭,她的爸爸喝了酒以后,就会打她的妈妈,还会用邪恶的眼神看她们姐妹。她就不敢洗澡,每天身上一股味儿。后来她的老师跟她谈话,就很隐晦地说:“你能不能去洗个澡呢,你这不洗澡,每天上学同学们都躲着你。”

她作为一个青春期的小女孩,什么都不敢说。她不敢告诉老师为什么不敢洗澡,也不敢告诉老师,说她在家里根本得不到支持,她在家里可能每天面临的都是暴力。直到后来父母离婚,然后又过了几年,听说她的爸爸杀死了她的后妈。你想想看,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成长的孩子。所以她特别能够理解,美国教育对于一大部分穷苦的孩子,是放弃的态度。就觉得反正教不了你,你们整天搞这些东西,吸毒、黑帮这样的事情。

我在哈佛大学去访问一个教育学专家的时候,我说:“我们来美国,想来学习一下教育的经验。”那个教授说得特别有意思,他说:“你们还来美国学习,我们都在学习中国,因为中国的孩子担心的是我考不上一所好学校,而美国的孩子担心的是,我什么时候进监狱。”就是美国也有他们的问题。

塔文纳在一开始当中学老师的时候,她是非常沮丧的。为什么呢?因为作为一个在普通公立学校当老师的教师,她每天也面临着来自学生的威胁。她们这些老师坐在一起喝下午茶,大家聊天,都是“敌人”怎么怎么样,我们怎么怎么样,然后如何能够活下去,都是讨论这样的话题。她觉得做一个老师,跟学生之间都是敌我关系,这个状态实在是太糟糕了。

因此她一直都想要创办一所符合自己教育理念的学校。直到后来,硅谷的一些家长希望能够创办一所学校,请她去做校长,他们就成立了萨米特高中。

萨米特高中是完全按照她的想法来构思的,她的目标就是不放弃任何一个孩子。每一个孩子进到这个学校里来,她认为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你送进大学。因为根据统计结果,这个孩子上了大学以后,收入就是要比不上大学的时候高很多,一年可能要高几万美金。所以她说她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些孩子都送上大学。

但是你知道,所有高中要想搞得好,招生是非常重要的。美国的私立高中,大家都觉得教学成绩怎么那么好,全都是上常春藤。那是因为你进去就特别难,他拼命地面试,然后筛选,还要看家长的素质,等等。

塔文纳的招生没有面试,你只要愿意报名,她就愿意收。她第一批收的80个学生里,有阅读障碍的孩子。就阅读障碍症是一种病,这种人他没法看书,看不进去。她收了。然后有父母都是非常底层的劳工,家里连学费都未必能够凑得齐的。她说没关系,她也要了。甚至有的孩子得了白血病,一边做化疗一边上学。她说没问题,她都收了。她用这样的方式敞开了收学生,然后把所有收进来的学生全部培养到能够上大学。

当她开始招收第一批学生的时候,最有意思的事是什么呢?请她去的那个合伙人直接就辞职了。那合伙人说你这样办学校,我的孩子可不来,我希望我的孩子跟更好的孩子待在一起。结果你根本不面试,什么孩子你都要,这咱们的教学理念不一样。那人就撤了,就不干了。

但是她坚持,她认为教育的本质在于改变孩子,帮助这些孩子变得更好、更幸福。教育的本质不在于面试他们,不在于筛选出来好的孩子放在一起。

我觉得这就是真正的教育家。你看孔夫子为什么了不起,孔夫子有一个理念叫作“有教无类”,我不是把贵族筛选出来,培养了一下,最后培养出一批贵族,那我厉害了。这个不叫教育家,教育家是贩夫走卒都能培养。甚至有人还曾经走过弯路,干过坏事,没关系,来,我都教你,然后慢慢把你变成好人,这个才是教育的本质。

然后在50年代的时候,人们对于教育的要求是什么呢?为什么过去大家对于教育的思考没有今天这么多?因为50年代的时候,大家对于一个教育的成品的要求是:你能够长时间地工作,能够坐得住,能够忍耐,然后能够记住一些操作细节,并且能够读懂操作指南,会一些简单的数学,就够了。培养出来的人基本就在生产线上干活,做一些常规性的工作,那个时候没有互联网,没有自媒体,没有一个人能够掌控这么大范围事情的工作。所以50年代的时候,我们的教育没有凸显那么多的矛盾,就在于要求并不高,把一个人培养成一个差不多的人就可以了。

但是今天到了2021年,对于一个人才的要求,基本上涵盖这么几个方面,比如说: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批判性思维……就是我们讲过的《思辨与立场》那本书,就是讲批判性思维的,你能不能够有反思能力,能不能够不断地知道自己什么事不知道,知道自己什么事是不对的,这种批判性的想法。然后,创造力、人力管理的能力、协作能力以及比较高的情商。

这些东西才是今天大家对于教育的需求。但是我们的教育依然延续了五六十年代的教法,把大家培养成一个模子里做出来的状态,因此必须得改变我们教育的结构。

所以她在创办萨米特高中的时候,她的目标就是帮助每个学生不仅考上大学,还能幸福地生活,这个就是所谓的“准备”。就是你怎么能够做好准备,不光是上了大学,还能让你幸福地生活下去。现在看来,几乎可以说她是做到了,为什么呢?她发展了15所公立高中,都是非盈利的,而且被美国的《快公司》杂志评选为“全美十佳创新组织”,然后又被别的机构评选为“全美最佳高中”,这个的确是值得我们认真研究的一个方向。

准备读书笔记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准备》1.为什么要做准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