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放弃 2.机遇偏爱有准备的头脑

有一次,他决定在苏格兰建立一座高尔夫球场,这是经过他仔细的筛选,从200多个地方筛选出来的,最后定位于苏格兰第三大城市阿伯丁的北部。当时他宣布开工的时候,感到很兴奋,但是没想到马上就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环保主义者们组成了阵营,以地形学为依据,向他猛烈攻击。

这有点出乎意外,地形学所研究的是地形的变化、起源以及多年来的演变进程,他要开发这片球场是25英亩,位置竟然会移动,特朗普把以前的地图拿出来对比,果然地形移动了位置。

但是他没有放弃这个计划,而是想办法解决这个地形移动的问题,他找了很多专家,最后决定在沙丘上种滨草,那么草坪就能固定沙丘,另外,还要保护当地的水獭,还要给这些动物建造人工森林。

这个项目不光要保护环境,还得考虑当地的经济,必须为阿伯丁创造6230个就业机会。还得创造2亿英镑的经济收入,而对于特朗普而言,至少意味着10亿英镑的投入。

当对方想要决斗时,你却化干戈为玉帛

特朗普说,当时一开始的情况是,别人要和他决斗,而他的态度是要四两拨千斤,他们做了大量的研究,并给出了完美的解决方案,兼顾各方利益,做到多赢的结果。

最后成功的跟对手化干戈为玉帛,高尔夫球场开建之后,便一路顺风顺水。除了建成了18洞球道外,最后还建成了950座度假公寓,500多所住宅,一座拥有450个房间的酒店,还有36栋别墅。和一个员工住宅区。他自己说,当这个项目做完,他自己都俨然成了一个地形学专家。

和抱怨者割席而坐

永不放弃 读书笔记

我们经常会听到一句话,机遇偏爱有准备的头脑,特朗普深表认同。

谁都知道待着比努力工作更舒服,但是正是这种舒服浪费了大把的时间,造成了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你要想到,当你在打游戏,看电视,出去旅游的时候,你的对手可能在看书,工作,参加培训。一两次看不出差别,但是要是一两年差距就已经出来了,如果是10年,可能已经大到无法弥补。

他借用莎士比亚的名言,错误并不在于星象而在于我们自己,我们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要对自己的运气负责。

在90年代那次资金危机中,他主动承认问题在于自己,也不再指责任何人,因为那些都已经毫无意义。他把责备别人当成一种令人讨厌的失败。并说你只要好好工作,好运气自然相伴。

特朗普这个人,你从他发的推特就能看出,他的目的性很强,即便是骂人指责,他也有背后的目的,而且所有都是对事不对人,变脸比翻书还快,上个月还跟你死磕,这个月就能变身朋友。好像从未翻脸过一样。所以这就是他的格局,重要的是目的,而态度都是手段。脱离了目的和手段的态度,那就显得太肤浅了。

有时候你就需要放下架子

位于纽约中央公园西大道的特朗普国际饭店,之前是通用电气的办公大楼,杰克韦尔奇原来就在这里办公,上个世纪60年代就建成了,当时是屈指可数的摩天大楼,不过也正是因为建造的年代久远,而有很严重的设计问题。如果刮风的话,这座大楼就会有明显的晃动感觉,而且抗震性也不好,遇上大风天气,电梯都得停用。

后来特朗普看上了这座大楼,他准备买下来,但必须得重新翻修。但是当时想买这座楼的人还是挺多的,而他自己当时却刚刚度过了财务危机,所以他感觉又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于是他们做了很多的调研,然后提议加固钢筋,并且把它建成一个高档的公寓区。当时市场上,住宅比商业写字楼更加抢手。

通用的老板戴尔弗雷告诉他,很看好特朗普的建议,但是仍然要公开招标。

尽管川总对这个决定很不满意,但是他也不得不放下架子,不过中标是早晚的事。

然后他们就拆掉了整栋大楼,只保留了钢筋结构,从而完成翻修,就有了现在的特朗普国际饭店。这栋大厦建成之后,他的酒店式公寓很快就销售一空,当时这种酒店+公寓的模式,还被视为是一种创新,是特朗普首创的,也得到了市场的广泛认可。而现在已经有很多地方都在模仿这个模式。

勇气并非躲避恐惧,而是克服恐惧

他说自信就是勇气的一部分,很多时候都是逼出来的。

比如他手下有个年轻的高管,就总跟他说自己不擅长演讲,但是真实情况是,他其实根本就没有怎么演讲过,就自我否定了。

后来川总有一次时间排不开了,于是就故意安排这个高管去参加活动,并做演讲。结果他最后成为了一个很著名的演讲者。

特朗普说,怯场和紧张难以避免,谁也不是上来就可以克服这些压力的,有的人甚至需要长期的训练,当你习惯的时候,你就能够对着数千人侃侃而谈。

特朗普还举例丘吉尔,他也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演说家,丘吉尔的能力也不是天生的,他也是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来训练的。

充满激情:这是愚公能移山的惟一通途

在特朗普的开发商生涯当中,经常有花钱花冒了的时候。

比如他第一次盖高尔夫球场,就低估了困难,别人告诉他要移动300立方英尺的土石方,要搬运差不多7000棵树。他很快意识到,原先准备投入的4000万美元,肯定不够用。尽管自己也会忐忑不安,但是他还是会死撑局面。

他说因为这就是我想干的事,所以会对他富有激情。这种心态,就好比装修房子一样,往往最后都会超支。甚至还得去借钱,但是大家也往往忍痛把它弄到最好。只要有热情,你就会倾情投入。

如果面对严峻的问题,那就从中挖掘巨大的机遇

美国的房地产并非是一直很景气,比如在更早的70年代,当时大家就都是赔钱的,而此时特朗普还没有自己创业,当时他提议自己的父亲,要收购康莫德饭店,他父亲很反对,因为当时著名的克莱斯勒大厦都是在赔钱的。

所以他老爸认为这是在作死。这家康莫德饭店当时看起来也确实有问题,他刚刚进行了装修,但是效果并不明显,饭店经营也很不理想,甚至欠下了600万美元的税款,这让他的股东们分歧很大,开始要求纷纷退股。

当时27岁的特朗普完全不顾他父亲的反对,一边跟康莫德饭店的拥有者宾州中央铁路谈收购,一边找设计师重新规划,后来他们还是定位于酒店,这就再需要引入一个非常有经验的 运营商,当时希尔顿已经进入了纽约市场,但是凯悦还没有,所以特朗普直接就去找凯悦,这其中还有不小的波折,对方嫌运营成本太高,最后特朗普直接跟凯悦的大老板谈,而凯悦方面提出的条件是,除非纽约给我们税收优惠。于是特朗普又转回来跟纽约政府谈判,纽约政府说,如果你能收购成功,并且把生意开起来,把街道变漂亮的话,减税也是可以的。这才算确定了合作。

一切似乎都搞定了,就只剩下了一个问题,也是最关键的问题,钱从哪来,他需要融资。银行对于放贷款,似乎一点都不积极。

一开始特朗普企图用人生意义说服银行,说你给我贷款,我就可以把这条街道变得更漂亮。不过显然这个说法对政府有用,但对银行是没什么卵用。

后来他们多方努力,似乎还是没有结果,很多人已经提议,不行就放弃这个项目吧。这也就意味着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当时特朗普还年轻他也真的想过放弃,而且还不止一次的想过。

当时一切都谈好了,就差银行贷款了,后来特朗普果然再出奇招,他又去找纽约政府,他提出一个方案,说我用1000万美元,买下康莫德饭店,而这个饭店欠了政府600万税,所以也就是说,这1000万里,我直接把600万交给政府就行了。

之后他再用1美元的价格,把饭店出售给政府,然后纽约政府再把酒店租给他99年。换句话说,这么一倒手,他其实给对方的钱就只剩下了400万美元,而且这个项目的所有权也变成了纽约政府,而政府也很开心,不但收回来了600万美元税款,还白的了一个酒店的所有权,关键是能够提升市容市貌。银行们也很放心,政府的项目他不可能不还钱。于是特朗普很轻松就得到了2家金融机构的贷款。

1980年新酒店开业,并且大获成功,这对他自己和对纽约都有重要意义。

这让特朗普认识到,如果没有严峻的挑战,轻松就把事情搞定,那么就证明你的价值不大,事情的价值也很有限。你根本不可能赚到很多的钱,一个严重的问题,往往预示着一个巨大的潜在机会,不要害怕同时跟很多人打交道,一条路走不通之后,你还有其他的退路。有的时候你只需要迂回的多走几步,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有的时候,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其实我们要多想一想,对方的需求到底是什么,我的需求又是什么,比如特朗普这个案例,银行之所以不敢贷款,是因为不相信27岁的毛头小伙子能干这么大生意,但是当他拉到纽约政府的时候,这个矛盾自然就被破解了,至于99年的租赁跟所有权比较,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反正他这辈子肯定可以一直经营下去了。99年之后,即便到期,那也早就该重建了。所以它就相当于让出了一点名义上的利益,却得到了切实的实惠,而且化解了无法调和的信用问题。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永不放弃 2.机遇偏爱有准备的头脑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