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斯诺与中共的情况

《红星照耀中国》的读书笔记和读后感。斯诺三十岁,意气风发,文采生动,红色政权有理想,有前途,蒸蒸日上,《红星照耀中国》填补空白,成功重要史料。

下面我先来说说在写《红星照耀中国》的时候,斯诺是怎样的情况,中共是怎样的情况。

作为一个已经在中国生活了八年,有社会责任感的记者,斯诺在中国见闻非常多,正是这些见闻使他对中国的现状和未来非常关切。斯诺采访苏区恰逢一个难得的历史机缘,这时他刚刚三十岁,意气风发。1936年的共产党也正处在生机勃勃的时刻。那时长征结束不久,红军刚刚在陕北落脚,红色政权的首都还是保安,延安还在东北军手里。中共在全国局面中处于弱势,但红色政权有理想,有前途,蒸蒸日上。共产党也刚刚提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口号,自身非常宽容、民主,深得民心。

在斯诺笔下,陕北军民一起看戏,男女老少各色人等都散坐在地上,羊在随意吃草,毛泽东、林彪随便坐在老百姓中间。戏开始之后,更没有人理会毛泽东等人,其自由与平等程度远超国统区。斯诺本人就得益于这种自由。周恩来对他说:你看到什么都可以写,我们会给你提供调查苏区的一切帮助。

实际上,那段时间,穿越封锁线到陕北去“朝圣”的远不止斯诺一个,很多人都留下不归,与斯诺同行的就有另一个美国医生马海德。斯诺后来离开苏区,写支持中国共产党的书。马海德则留下,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新中国成立后历任重要职务,死后葬在了八宝山,而斯诺的部分骨灰则葬在了北京大学的未名湖畔。八宝山、未名湖,这两个具有浓厚象征色彩的地点,似乎显示了两人的不同命运。这两人的命运有着怎样的不同呢?别着急,后面我会慢慢告诉你。

斯诺虽然是记者,但他和现代的职业记者完全不同。现代职业记者会弱化主观色彩,尽量隐身,将自己的报道呈现为“客观的事实”。对斯诺来说,记者只是一个方便的工作和身份,他本人对中国的未来、世界的未来都有高度的关切和热情。他愿意主动进行干预,愿意投身到他认为可贵的事业中去。他在书中毫不掩饰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斯诺并不只是想知道新闻事件,更想知道苏区的方方面面,力图描绘苏区的全貌。于是他既采访领导人,也采访中下军官、普通士兵、农民。他还常常站出来进行热情的评论,很多采访性的章节前面,都有他本人的一段评价。

《红星照耀中国》之所以这样动人,和斯诺的文采有很大关系。斯诺善于观察,文笔生动,他笔下的陕北自然景物很有震撼力。值得注意的是,在斯诺的讲述中,美丽的大自然只属于陕北,仿佛只有在陕北,心中充满希望的斯诺才能感受自然之美。更难得的是斯诺的幽默感。对国民党人士,他常常有讽刺。对共产党领袖,他有赞赏的幽默。斯诺还能从中国人的眼里看自己,常常幽自己一默,进行善意的自嘲。在陕北农村,男女老少没见过外国人,都跑过来围观他,其中一个小孩子还被眼前令人震惊的景象吓哭了。与常常自以为是的其他在中国的西方人相比,斯诺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这是一种当时很难得的姿态。

红星照耀中国思维导图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1.斯诺与中共的情况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